书包网 > 血金谷 > 第0130章 群猴之家

第0130章 群猴之家

“这是野猴子的窝吗?”一个同伴疑惑地说。
  
  几个人都有记忆,第一次在蛮族寨子强抢黄金,就是漫山遍野的野猴子把他们击退的。
  
  “这也说明,蛮族寨子其实离这里并不远。”扁彦思索着说道。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怎么办?从这里出去,让野猴子进来?”大斧哥问道。
  
  午夜时分,外面虽然不算黑暗,夜色迷离,但离开了依托之地,他们在大山里能去哪里呢?
  
  “不离开,你认为猴子会让我们住在这里吗?这里虽然像一个山洞,其实顶上都是空的,过不了多久,猴子就会从上面下来。”扁彦抬头望了望头顶,对他们三个说。
  
  “那赶紧收拾一下走吧。”
  
  他们才睡了半夜好觉,又不得不离开洞穴,猴子如果袭击他们,就像上次一样,根本抵挡不住。
  
  他们将所带的杂物重新放置在马背上,牵着马打开了洞门。
  
  马匹虽然受到惊吓,但并没有十分慌乱,也说明外面除了猴子,没有别的凶猛的野兽。
  
  洞门一开,几只猴子箭一般从他们身边冲入洞内,接着便是更多的猴子鱼贯而入。这些猴子似乎是非常急于进入洞穴,并没有袭击伤害扁彦他们。
  
  然而当扁彦他们抬头望向前方的时候,不由得失声惊呼:“有鬼,有鬼!”
  
  目光所及之处,一个纤瘦的影子站在前方,飘飘然如一股轻烟。脸面模糊不清,但深山老林里,又是午夜,除了鬼神还能是别的什么吗?
  
  四个人中,有两个当初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急促地喘着气。
  
  数大斧哥胆子最大,但也吓得脸色苍白,结巴地喊:“鬼啊,山,山……神啊,放过……我们……”
  
  那黑影轻飘飘地转身,这一转身,让四个氿国人当场吓尿了裤子,借着些许夜光,黑影的脸五官完全变形、扭曲,眼睛只有一条白缝,嘴巴一边吊起,让人感觉无比狰狞,这是一张令人魂飞魄散的脸孔。
  
  黑影并没有说话,死死地盯住他们四个人。
  
  那时间,扁彦几个毛孔开张,一根根头发竖立,大腿内侧湿漉漉一片,手脚冰凉软得像棉花,声音颤抖,两腿不由控制呼呼地抖动。
  
  “鬼,鬼,鬼鬼鬼啊……”一个同伴哆嗦着,自己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上啊……马,跑……跑吧!”这是扁彦牙齿格格抖动发出的声音。
  
  意识里都知道要上马快些跑,可是哪里抬得动腿?再说,这地上的路,哪里是马能跑的?上了马就能跑出去吗?
  
  “镇,镇定一点……”大斧哥道。
  
  大家深吸一口气,见黑影还是没有说话,暗自以为黑影忽略了他们,压低声音,牵着马匹想要继续向前。
  
  忽听得黑影冷冷地说道:“大胆贼人,如此无礼!”
  
  黑影的声音在深夜的大山里像一根根针一样,瞬间插入他们提到嗓子眼的心脏上,四个人几乎同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但也同时反应过来,黑影说的是邮国语言,和氿国语言基本是差不多的。
  
  “神……仙?”扁彦抖着身子轻声问道。
  
  黑影没回应。
  
  “妖,妖……怪?”扁彦试探着再问。
  
  “起来吧……”黑影并没有直接回答扁彦,他尖锐的嗓音平缓了许多,“念你们与我同乡,且饶了你们。”
  
  扁彦他们听得仔细,连忙叩头,口中说:“饶命饶命。”
  
  同乡?此时他们也反应过来了,这个黑影是邮国或者氿国人,和他们是一样的,即使是鬼怪,那也是邮国的鬼,或是氿国的怪。
  
  “荒山野岭的,你们没地方去了,回去里面睡一夜吧。”黑影道。
  
  扁彦他们哪里敢动?呆在原地进退不是。黑影又说了一遍,他们像是从睡梦中醒来,面面相觑,接着交头接耳商量起来。
  
  “趁我们不注意,他会吃了我们。”大斧哥低声对同伴说。
  
  “不能再进去了,我们走。”一个同伴也低声说。
  
  就在他们商量之际,一不留神,他们往周围一看,全是野猴子,将他们围得水泄不通。
  
  然而,令人无法理解的是,野猴群正在酝酿着难以言喻的情绪。那些猴子不能说话,但即使扁彦他们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靠近猴子,也能体会到无比汹涌的悲伤之情。
  
  他们周围的猴群,目光呆滞,眼中含泪,还有哭声远近飘扬。
  
  “进去吧,我不是鬼怪,我是养猴人,猴子死了很多,它们很悲伤。”黑影再次平缓地说道。
  
  “你,你在氿国养的猴子吗?”一个同伴发问。
  
  “非也,全是大山里的猴子。”养猴人说。
  
  终于让扁彦他们长吁了一口气,可养猴人的那张脸,他们还是没有胆量直视。
  
  “你的脸……太,哦,嗯……”扁彦低着脑袋说。
  
  “世间见过我脸的人很少,这次无法避免才让你们看见,不过不用怕,你们虽然是为贼人,但也贼有贼道,就不避了。”养猴人道。
  
  想着实在是无路可走,他们将信将疑地回头,牵着马匹,要返回洞穴。而他们刚回头,就感觉到背上一股冷飕飕的凉意。
  
  扭头来看,但见养猴人已然站在他们身后咫尺。如此近距离的看到养猴人的脸孔,四个氿国人又是异口同声一阵惊呼:“啊!”
  
  大斧哥本身腿就不利索,还没迈开脚步,又是一软,险些跪下。养猴人却出手捞了一把,将大斧哥搀在手中。
  
  大斧哥“哎呀呀”一声大叫,想要挣脱,却不得,养猴人骨瘦如柴的手指钳子一样,大斧哥都能感觉到养猴人身上凹凸起伏的骨架。
  
  这种情况下,大斧哥极不情愿地抬头再次去看他的那张脸,养猴人的脸面青筋犹如蚯蚓,五官恰似魔鬼,展露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意。
  
  “我我,我,我自己能……走……”大斧哥怅然道。
  
  说完这句,大斧哥伸手去搭扁彦,扁彦也不敢看养猴人的脸面,连忙把大斧哥搀住,心惊胆战地走入了洞穴。
  
  养猴人道:“如此胆小如鼠,却还做得贼人!”说罢,拂了拂衣裳,一招手,群猴叽叽喳喳从洞门、从洞顶纷纷进入洞穴。
  
  养猴人随后也抬脚跟了进来,那四个氿国人立在洞穴一旁,手足无措地看养猴人接下来要怎样。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