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血金谷 > 第0097章 刺杀队

第0097章 刺杀队


  也许是命运故意捉弄,事实上,劳竹就只差了一天时间。
  前一天的此时,他正好能见到邮国都城万和宫发生的一切,能遇见若离和卢猛。当然,如果劳竹昨天及时出现,所有的事情就不是这样的发展轨迹。
  先说卢猛,他这一辈子不做这件事是不会甘休的,吴尙杀了他九族,此仇非报不可。
  可惜的是,时间冲刷了太多的仇恨,也可能是卢猛自知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渐渐懈怠。此外,卢猛现在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消磨了他的意志。
  但时不时来自内心的不安,和他重金打造平山村子的目的,都必须有一个结果,否则不仅让邴蛰他们瞧不起,就连熊烈都会嘲笑他。
  得知邮国包疾困城,卢猛用了几天时间了解情况。发展情况并不如外界所传,吴尙治理得十分妥帖,邮国毫无恐慌之情。
  在平山村偌大的宫殿里,卢猛经历了思想的折磨,最终认定机会难得,不管成与不成,他都必须孤注一掷。
  他精心挑选了邴蛰、常若宾等十三勇士,自己亲自带领,在前天中午分批进了邮国城内。
  邮国城内不许骑马,也不许带兵器,这对平民百姓是十分严格苛刻的,但是,卢猛有的是钱,是蛮族寨子取来的金光闪闪的黄金。
  守城卫士一年的俸禄不足五金,虽然比其他国度收入已经是好的,毕竟邮国富庶,但卢猛一出手就是百金,守城卫士岂能不心动?
  卢猛和常若宾两人推着一辆木车同时进城,其余人或两人,或三人,随后跟进。
  邮国的管辖非常细致,每十户人家就有一个户长,包疾发现后,吴尙有令,但凡发现包疾不送入隔离场的,户长负全责。
  每个户长都由吴尙配备两名护卫,两个护卫即帮着户长执行强制任务,又起到监督户长的作用。
  邮国城外还有几十个乡村,也都是邮国属地。
  卢猛不是一个鲁莽的人,他是有备而来,进城的时候,木车上躺着卢猛的一个勇士,用被子盖着,他的身下,藏着卢猛刺杀所需的刀剑。
  包疾虽然没有被大肆宣扬,百姓大都以为只是宫里闹得凶,但守卫们却是清楚实际情况的,得知卢猛的木车上是城外乡村的包疾患者,众人不敢靠前检查。
  城门守卫问道:“既是城外的患者,何以送入城内?”
  卢猛答:“吴王有令,必须送入城内隔离。”
  此前并没有城外的包疾患者送入城内的,守卫有些狐疑,商量着叫卢猛将病人拉回去。这时,卢猛独自上前,从身上掏出二百金,塞入守卫手里。
  “实不相瞒,本人有亲属在宫里,听说有高人能治疗包疾,故而送来。”卢猛小声对守卫说道。
  卢猛其实并不知道有没有人在治疗包疾,根据常识,他不相信包疾出现了,吴尙不去找医生前来治疗,所以卢猛赌了一把。
  他赌成了。劳竹能治疗包疾的传闻正在宫里渲染。
  因为劳竹治疗包疾的传闻仅限于宫里和上层,卢猛这样说,守卫当然真以为卢猛在宫里有人。
  吴尙封锁劳竹或许能治疗包疾的消息,主要是作为王者,需言而有信。在劳竹采药回来没有兑现之前,他还不能公开。
  卢猛装束不俗,出手又如此阔绰,守卫不敢怀疑卢猛宫里有人,或许还是宫里的大官。
  当然卢猛也利用了包疾的影响,邮国闹包疾这种机会,的确十分难得。
  “城内不许骑马鼓噪,不得大声喧闹!”守卫叮嘱道,他们看见若宾牵着两匹马。
  卢猛点头哈腰:“知道,知道。”
  卢猛进城后,迅速前往万和宫方向,找了一家客店住下,将武器藏好。
  同行之人汇齐后,卢猛又研究了一夜,做了仔细分工,方才各自安歇。
  不料卢猛百密一疏,他们搬运武器的时候尽管小心翼翼,但客店房内叮叮当当的铁器响声,以及人数众多的诡异模样,引起了客店掌柜的注意。
  天一亮,客店掌柜步行直奔宫里,他直接要求见霍田霍将军。
  卢猛他们也早起,发现客店的小二们神色紧张,说话吞吞吐吐,卢猛又发现掌柜的一大早就不在店里,保险起见,立刻叫邴蛰他们将武器藏于身上,匆忙朝宫里而来。
  邮国城内此时还是一片安静,多数人都还没起床,卢猛为了赶时间,裹住马蹄,一行人居然在城里骑马而行。
  他们快到万和宫的地方下马,趁早晨守卫人少,攻入王宫。
  按照昨晚的计划,若宾第一个进宫,刺杀万和宫大门口的两名守卫。
  但若宾刚接近宫殿门口,就看见霍田带着马队,由那客店掌柜领着,从宫门外右侧的护国军军营而来。
  霍田对掌柜的话并没有特别在意,这种客店掌柜,多半是为了一点赏金。他今天要处理的事情是若离和火发族那群人。
  若宾情急之下找一处藏身,恰好藏身于若离和火发族人住的那间废弃的屋子旁。
  火发族人都起来了,他们永远是那样亢奋。而若离此时还在房里酣睡。
  每天夜里若离都睡不着,跟着劳竹几个月了,突然劳竹不在身边,而且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劳竹生死不明,她担惊受怕,都是天快亮的时候才睡一会儿。
  火发族人因为语言不通,至今不知晓劳竹和霍田约定的十天时间。
  霍田叫那掌柜的稍候,他要先给若离他们一个警告。霍田进了屋子后,知道火发族人不懂邮国语言,喊道:“常姑娘,今天已经是第十一天了,如若草医再不回来,休怪我不留情面!”
  若离慌忙起来,招呼火发族人稍安勿躁,对霍田说:“我家男人是去采药,不是去游玩,他的医术很高明,如果不等他回来,你们还有别的办法治疗包疾吗?”
  霍田严肃道:“吴王有耐心,我可没有,这等骗子我见得少吗?”
  若离哀求再给几天时间,她和火发族人又走不了,她说劳竹肯定会回来的。
  话虽如此,若离现在也是心急如焚,劳竹去了大山,生死都没有一点消息。
  若离和霍田的对话,让屋外若离的小哥常若宾听得清清楚楚。若宾正要耐心等霍田他们离开和若离相认,那客店掌柜的指着远处,结结巴巴地说:“霍,霍将军,你你你,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