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何以别离久,何以不得安 > 第五十一章 方寻要结婚

第五十一章 方寻要结婚


  欧内斯特推开雕花的木门,迎面扑来的潮湿让他眉头一紧,伦敦又连续下了一个礼拜的雨,阴暗的天空从落地窗的那一侧露了出来,他放下手提包坐下,打开手机翻到一个应用,他点了进去,然后脸色就暗沉得如同湿冷的地面一样。
  从中国离开前,他偷偷在那栋别墅里装了几个摄像头,说是为了防护和安保作用,实际上他找人做了些手脚,这样远在英国他也能洞悉梁久的一举一动。
  此刻,手机屏幕显示的是书房,梁久和林别对坐着,梁久拿着书不知在笑些什么,林别则低头在写着,时不时抬起头说着什么。
  这已经是林别在梁久家的第三天了,欧内斯特将手机放在台面上,然后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半小时过去了,欧内斯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专心工作,他盯着手机屏幕看了看,忽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什么事。”
  “欧内斯特,你在哪里?”派翠西亚的声音有些慌张。
  “我在家,什么事。”欧内斯特有些不耐烦,上周他已经和派翠西亚说了以后摆摆样子就好,没事就不要联系了。
  “我可以去找你吗?”
  “有事就说。”
  “我怀孕了。”
  “你说什么?”欧内斯特绷着脸,“你再说一遍。”
  “我怀孕了,非常抱歉,那一夜我以为是安全的。”
  “我知道了。”欧内斯特揉了揉眉心,接下来的话问得毫不犹豫,“什么时候打掉,我陪你去。”
  “……”
  “怎么?”
  电话却挂断了,欧内斯特盯着屏幕上的几个字,拿起外套离开了房间。
  ***
  “梁久,你房间里怎么都有摄像头?”林别端着茶杯看着天花板上那个一闪一闪的东西。
  “家里大就我一个人,所以就安装了。”梁久窝在沙发上打游戏,“安全起见吧。”
  “监控屏幕在你家么?”
  “好像是在地下室,但是系统是连着大院的安保室的,有什么情况他们第一时间可以赶到。”梁久笑了笑,“怎么,是不是比你家先进?”
  林别盯着那个摄像头看了许久,又问,“我怎么觉得上次来你家还没有这个呢?”
  “就是最近才装的。”梁久此时又想到是方寻的主意,就换了个话题,“我们晚上吃什么?”
  “我今天回家吃。”
  梁久放下手机,“你要走了?”
  “嗯,周末考试,我就不住这里了。”
  梁久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失落,硬是挤出了一个笑容,“那……祝你考试顺利。”
  “会顺利的。”林别最后看了一眼墙角的摄像头。
  ***
  派翠西亚打开公寓的门,就见欧内斯特站在那儿,她知道他会来,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你来了。”
  欧内斯特走了进去,头也不回地问,“什么时候知道的。”
  派翠西亚犹豫了下,“半个月前。”
  果然,欧内斯特的脸色一变,“什么打算?”
  派翠西亚走过去坐下,想着如何能够将事情完美的解决,她知道欧内斯特的脾气,是绝对不允许谁给他下套的,如果他知道……
  “关于你要和我分手的事情,我父母还不知道,不是我不想分,我是觉得我们两个结婚是最好不过的了,你需要这段婚姻,我也需要。”
  欧内斯特不置可否,“但是孩子不行。”
  “你觉得我就想要孩子吗?可是事情都这样了,我不忍心亲手将孩子打掉。”
  “我们没有感情基础,孩子生下来也得不到父母的爱,这样没意义。”
  派翠西亚淡淡笑了,“我自己养也没什么,我一直都想要个孩子,如果是你的,我觉得这样最好。”
  “我们说好两年后离婚的,你这样会让我很难办。”欧内斯特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像自己小时候一样,生长在一个没有爱的家庭。
  “离婚后可以共同抚养,你如果不愿意,我们也可以说这孩子是领养的。”派翠西亚下意识摸了摸肚子,“我觉得是上帝给了我这个孩子,我不会让他离开的。”
  欧内斯特眉头紧皱,他盯着派翠西亚的时候眼神犀利得让人害怕,“我必须告诉你,我不会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你如果想用这个拴住我,也是徒劳。”
  “你想什么呢,我只是想要一个孩子罢了,其他都照旧,两年后我们就离婚。”
  欧内斯特脸色并没有任何好转,“不要跟我耍花招。”
  “都是成年人了,我有那么无聊么。”
  “最好没有。”欧内斯特起身扔下一句话,“既然这样,婚礼就定在春天吧。”
  “好的。”
  ***
  关于欧内斯特要结婚的事情上了新闻的头条,因为前阵子欧内斯特和女友不和的消息才铺天盖地,没想到事情峰回路转,这两人竟然决定一个月后就举办婚礼。
  孟承鹏点燃了香烟,林别立即皱起眉头,孟程鹏越过林别将烟放到程方圆面前,“抽一根?”
  程方圆抽出一根,借着孟承鹏的火将烟点了,然后狠狠地吸了一口。
  “说吧,你对姓梁的姑娘是什么意思。”孟承鹏手指抖了抖烟头,看着林别,“又调查她爸,又要带她去杭州寻亲,我听说你还帮她补习功课,上次还在人生病的时候照顾她,老实交代我也许还能帮你。”
  林别不吭声,手在一摞资料上摸了摸,今天程方圆将梁久亲生父亲的资料送来,凑巧碰见来他家打发时间的孟承鹏,孟承鹏是个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个性,于是就什么都知道了。
  程方圆和孟承鹏是第一次见面,他见林别不说话,于是就说,“你们听说了吗,梁久她哥要结婚了,婚礼定在了下个月。”
  “不是前段时间传出分手么。”林别立即接话,然后才发现那两人在看自己。
  林别从来不关心八卦新闻,这倒是稀奇。
  “林别,你什么情况啊。”孟承鹏笑了,“程方圆是吧,你和他是同学,他不说,你说。”
  程方圆当然不愿意得罪林别,于是模棱两可地说,“反正他们做了一个学期的同桌。”
  “呦呵,这是同桌的你呀。”孟承鹏兴致盎然,“可以啊,林别,以前觉得你不开窍,现在是觉得你很老套。”
  程方圆忍俊不禁,林别终于开口,“我今天刚考完试有点累了,你们回去吧。”
  “啧啧啧,怕我不知道你拼死考这个就为了去杭州吗,行了林别,你休息好就去找梁久吧,省得她一气之下回了英国,你们这缘分就真的断了。”
  “回英国?”林别挑了挑眉毛。
  孟承鹏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你不都知道吗,梁久和她哥……现在她哥要结婚了,你觉得她坐得住?”
  林别淡淡地说,“她早晚都要回去的。”
  只是希望,越晚越好而已。
  孟承鹏和程方圆离开后,林别拨通了梁久的电话,电话响了好几才被人接起,而传过来的声音让他心下一紧。
  “你怎么了。”听起来像哭过。
  “哦,我刚睡了一个午觉,你考试考得怎么样?”梁久转移话题。
  “挺好的,你在家么,我去找你。”
  “你好好休息吧,我身体都好了。”
  “你在家么。”林别不依不饶。
  “在啊。”
  “我去找你。”
  电话就这样被挂断,梁久愣了一秒,然后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她将水龙头打开迅速洗了脸,可是眼睛还是红红的。
  手机接到一个新的信息,“对不起,相信我。”——方寻
  梁久将手机扔到床上,她觉得自己很难再相信什么。
  心里空得让人害怕,她缩在屋子的一角,不知所措。
  抽泣声充满了房间,她知道自己需要放声大哭。。
  在林别来到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