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何以别离久,何以不得安 > 第五十章 林别的心思

第五十章 林别的心思


  孟承鹏拿起茶盏仔细看了看,这是上好的青瓷,釉上得很薄,所以呈现出了暗暗的光泽,他想起了上次见到欧内斯特的情形来。
  那日他飞到英国参加朋友的生日派对,然后就听说欧内斯特为女朋友开了间中餐厅,他找了几个死党跑去吃饭,没想到就碰到了欧内斯特。
  欧内斯特那时正在和一个年轻女子说话,脸上是从容不迫又带有威严的表情,那个和他说话的女孩孟承鹏认识,正是全晓芮。说起来他和全晓芮还有过几面之交,都是在海外那些个不太正经的派对上,他知道全晓芮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所以当看到这二位在一起的时候,他免不得多看了几眼。
  那日在餐厅,他就是用的这样的青瓷喝的英国红茶,那种滋味真不好描述,就像是一个外国人穿着汉服大剌剌地走在街头的感觉,所以他干脆就没怎么喝。
  “我听说她有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孟承鹏抿了口茶,粗粝的指摩擦着茶杯边缘,发出了细细声响。
  “嗯。”林别淡淡应了一声。
  “据说前几天他还跑回中国了,就为了看梁久这个妹妹。”
  方寻回国是真,但是具体为了什么,林别还真猜不准,于是他淡淡一笑。
  孟承鹏见他这样不声不响的觉得不过瘾,又说道,“现在都传这个欧内斯特是个同性恋呢。”
  “为什么?”
  “据说他根本不想结婚,有人拍到他和女友吵架了,说是要分手。”
  “这样啊,那也不至于是同性恋吧。”
  孟承鹏嘶哑着嗓子低声说,“主要还是因为他从没有过女友,按理说都快三十的男人了,又是个外国人,怎么也不至于这么清心寡欲吧。”
  林别心里知道这是为什么,却装作不懂,“也许人保密工作做得好呢。”
  “你还不知道国外的狗仔吗?恨不得把你的内裤都给扒了。”孟承鹏哼了一声,“再说他的生活一直都挺高调的,毕竟阿德勒珠宝的公子啊,你知道多少明星是他家品牌的拥护者吗,他的生活圈和媒体根本分不开。”
  “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
  孟承鹏忽然正经起来,他凑到林别身边说,“不是我对欧内斯特多感兴趣,只是我最近听到了一个消息。”孟承鹏眼神往楼上一飘,“据说欧内斯特喜欢的人是梁久,两人从小就在一起,还有人说梁久没成年就已经……”
  “闭嘴。”
  孟承鹏的话还没说完,林别就用冰冷的眼神封住了他的嘴。
  孟承鹏啧啧有声,“林别,你吓唬我做什么,要知道在国外诱拐未成年是犯法的,有人说看见他们都开过房了,派翠西亚根本就是个接锅的……”
  “孟承鹏!”林别的脸色乌云密布,“这种话不许再说,你就不怕无意间得罪了人。”
  孟承鹏和林别认识了这么多年,也算发小了,林别从来都是温声细语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林别对别人的事情这么上心,他的眼神一顿,语气一转打了圆场,“看来你和梁久关系够铁啊,你可得帮我引见一下了,我妈非让我和梁久搞好关系呢。”
  ***
  孟承鹏最后也没见到梁久,不过既然林别和梁久关系这么好,他也就不担心了,来日方长么。
  等到人都走了以后,林别从厨房盛了一碗莲藕排骨汤,来到梁久房间的时候,梁久正在看着窗外发呆,见到林别后她眼神里才有了些温度,然后对他说,“你快成保姆了。”
  “你也是把我当保姆使唤的吧,大晚上的叫我来哄你吃饭。”
  梁久接过碗让林别在床边坐下,然后拨弄了下汤匙,“那你回去好了,又没逼你待在这里。”
  “我功课都带过来了,你这就赶我走?”
  梁久一愣,唇角微微上扬,“都放假了你还学什么啊,学成傻子了。”
  “废话那么多,还不如多吃点饭。”林别接过碗,省得梁久糊弄着不吃,他将汤喂到梁久嘴边,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
  梁久眼睛明亮地看着他,然后笑了,“林别,你对我真的挺够意思的。”
  知道她心情不好就立即来看她,知道她不吃饭后就哄她,知道她不过是为了一个已经走掉的人在闹脾气他也没说一句重话。
  “因为你太蠢了,我不帮着你点,我怕你蠢死。”林别吹了吹汤,然后又喂了一口,“你如果想回去,为什么不跟着走,你既然选择留下,为什么又不开心。”
  梁久吃了块藕,已经成了软糯的口感,她笑了,这味道好吃。
  “他要结婚了,我觉得这时候回去的话,不是蠢死,是直接心死了。”
  林别盛汤的手顿了一顿,“你到底,喜欢他什么啊。”
  梁久将碗抢了过来,这个汤的味道真合口味,她咕噜咕噜仰头饮尽,然后擦了擦嘴边的汤渍,说道,“他是我的家人,也是我的家,有他的地方,才像家。”
  林别眯起眼睛,“所以你只是贪恋他给你的安全感。”
  “不,我喜欢他能够给我一个完整的家的感觉,就算现在他要结婚了,我也知道他不会忘记我,能给我完全信任的人,只有他。”
  “你们不过是相处时间长而已,但是感情不是用时间计量的。”林别站起来,面容柔和,“我希望你能够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梁久看着他的背影有些发怔,心里的温度随着林别的离开一点点流失。
  其实她只是难过。
  还好有林别。
  ***
  林别在梁久家住了三天,足足有三天的功夫都是在书房里度过的。
  只有在饭点的时候梁久才能见到他,到了最后梁久都是盼着他从书房里出来,又不敢去打扰他,只能借着送茶送点心的名头去看看他到底在干嘛。
  “法语?”梁久放下托盘,附身到台前,“你要考法语么?”
  “是的。下周。”林别头也不抬地说。
  “你不是说明年春节后再报考的么,毕竟你还没到这个程度啊。”
  “也不难,只是需要多练习而已。”林别终于抬起头,眼角有些红,“想我陪你?”
  梁久摇头摇得快,“你忙,你忙。”
  林别叫住她,“听说你从小就学法语,要不你教我吧。”
  梁久别别扭扭地站在门口,“你这是考试,和我学得不一样。”
  然而还是抵不过林别如水般地眼神,她妥协了,搬了一张凳子坐到他身边,却也没有什么用处,最多纠正下他的发音,毕竟林别的程度已经比她在学校的浑水摸鱼要强多了。
  然而一下午却过得非常快,梁久趴在桌上看林别做题,他的手非常漂亮修长,写出的字都像花一样,梁久看着看着竟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天色渐晚,她发现自己躺在了沙发上,身上盖着薄薄的毯子,已经是入冬的季节,不知道是谁将壁炉点了起来,树皮在油脂中燃烧的声响噼里啪啦的,竟然莫名地舒缓。
  梁久翻了个身,就见昏暗中那盏灯仍然亮着,林别的侧影在灯光中笼罩着,房间里又暖又惬意。。
  真不知道他这么拼到底为什么,梁久这样想着,再次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