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何以别离久,何以不得安 > 第四十九章 不敢面对

第四十九章 不敢面对


  “你都要和别人结婚了,还要管我心里有没有别人么?”梁久甩开他走到窗边,声音变得非常低沉,“你都要结婚了。”
  “我没有打算和派翠西亚结婚。”方寻站在她的身后,眼前的女孩背挺得笔直,看得出在强装镇定,他有点心疼,又不敢再向前一步,“派翠西亚和我本就是逢场作戏,梁闲云在英国的任期还有四年,等到她任期结束,我和你的事情就并不影响她什么了。”
  “所以,你让我等你四年。”
  方寻稍显急促的呼吸表现出他的紧张,然而他掩饰得很好,即便是现在都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
  “梁久,你就好好去上大学,我等你毕业,好么?”
  梁久扯了扯嘴角,觉得自己的命运就掌握在方寻的手中,他都做好了这么长久的打算,却什么都不愿意告诉她。
  “先是订婚,然后就要结婚,对么。”梁久再次发问,虽然心底苦涩,但是她不愿意再自欺欺人了。
  方寻很想说不是这样,但是他没有勇气,安静的房间只有两人的呼吸声在作怪,他吸了一口气,终于承认了。
  “结婚后,我不会和她住在一起。”
  梁久心里绷着的那根弦砰然断裂,她觉得耳边嗡嗡作响,甚至要用手扶着墙壁才能站稳。
  “所以,你要结婚了,你要结婚了,你要结婚了!”梁久重复着这句话,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等来这样的结果,方寻竟然大言不惭地告诉她,让她再等四年,这期间他要和另一个女人组成家庭。
  方寻用手托住她的腰,“我说过我会等你的,等到你成年,等到你毕业,我都可以等。”
  梁久无奈地别过眼,此时她最不希望听到的就是这样的话,“你不是在等,你是在妥协。”
  话音刚落方寻放在她腰上的手紧了紧,“我并不是我父亲最得意的儿子,如果我不按照他说得做,你知道我是什么下场。”
  梁久自然是知道的,阿德勒伯爵其实并不中意方寻,因为方寻的生母在婚内和另外一个男人有染,才导致两人最后结束了婚姻。
  可是她不想这样不明不白地等下去,梁久推开方寻,淡淡地说,“我在国内很好,你就安心回去吧。”
  “如果你真的想要留在国内,我不会阻止,我只希望你过得快乐。”
  梁久摇摇头却没再说话,她将方寻推出了房门,“我需要静一静,你先去忙吧。”
  “梁久……”
  门在方寻面前关上,一丝空隙都没有留下,方寻看着紧闭的房门表情严肃,他附在门边轻声说,“梁久,你还那么年轻,我知道你会懂我的。”
  懂他?梁久觉得心里苦得发涩,她依赖他相信他,最后还要成全他,可是谁又来想过她的处境呢,母亲眼里只有权势地位,而方寻的心里,恐怕事业要比爱情更重要吧。
  梁久觉得特别累,她倒在了床上。
  许久过后,低低的抽泣在房间里响起。
  ***
  考试过后紧接着就是放假了,学校里的气氛终于轻松了许多,今日是本学期的最后一天,各个班级召集了班会,然而林别和梁久都没有出现。
  说起来,自从考试结束后这两人就都没有再来过学校,大家虽然觉得好奇,但是关于这两人的事情却没有流出一丝一毫的消息来。
  林菲菲来到梁久所在的班级往里看,果然,今天梁久又没来,她对程方圆招了招手,让他出来。
  “我也不知道梁久去哪儿了。”程方圆第一句话就开门见山,他也已经一周没有梁久的消息了,据说自从方寻离开后梁久就再没出现过,有人传说她已经回到了英国。
  “她是不是回英国了?可是为什么都不和我们说一下呢,做了一学期的同学这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林菲菲扑扇着一双大眼睛委屈地哼了一声,“重色轻友。”
  程方圆抿着唇笑,“谁是色?谁是友?”
  “别跟我打岔,放学后跟我去一趟梁久家吧。”
  “不用去,没戏,他们家戒备森严,我们两个估计隔着几条街就得被拦下来。”
  “知道你没用,有人能带我们进去。”林菲菲翻了个白眼,“放学后校门口见。
  这倒有点意思了,程方圆点点头,忽然有点期待起来。
  虽然程方圆早就想到林菲菲又搭上了大人物,却从没想过这个人会是市长的儿子孟承鹏,据说孟承鹏是个浪荡公子哥,自小就生活在国外,林菲菲又是怎么勾搭上这太子爷的?
  孟承鹏显然很看不起程方圆,两人简单打了招呼就上了车,市长儿子大驾光临,车果然一路顺畅地开进了梁久在的小区,然后停在了一栋三层高的洋房别墅前。
  这边建国前是外国人的租界,房子盖得典雅又精致,三个人下了车后都忍不住多打量几眼。
  出来迎接的是一个半百的男人,看起来儒雅又有风度,他开口就说梁久生病了不方便见客。
  “我是代表母亲来探望梁小姐,总不能人都见不到吧。”孟承鹏没有退让的意思,一来母亲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和梁久搞好关系,二来他跟林菲菲夸下了海口,又怎能容忍吃闭门羹呢。
  “梁久小姐确实病了,这病来得突然,传染给你们就不好了。”李管家笑容可掬的背后是不容置疑的拒绝。
  听到这里孟承鹏脸上已经不耐,平时都是他给别人难受,还没碰到这么不给他面子的。
  “我们人都到了,见一面都不成?”
  程方圆也觉得实在说不过去,“我们是她的同学,她没理由不见我们吧。”
  “梁久小姐是真的不能见客,你们回去吧。”
  孟承鹏脸一沉,“你这个老东西真不通情理,你让我进去跟她说。”说着就要硬闯,林菲菲见事情要闹大赶紧拦住了他,“承鹏,要不下次再来吧。”
  “什么下次,我没那么闲,梁久你给我听好了,我妈让我来拜访你是给你面子,你在这里摆什么谱呢?”
  “承鹏,别说了别说了。”林菲菲知道他的脾气,不禁有些后悔不应该让他来了。
  孟公子是个江湖气极重的人,他最受不得别人在他面前比他架子还大,于是推开李管家就要往里冲,李管家差点被推倒,幸好有人及时扶住了他。
  “孟承鹏,你一回国就这么闹,小心被发配到更远的地方。”林别从屋内走出来,正好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李管家,他给李管家使了一个眼色,李管家就转身回到屋内了。
  “林别?你怎么在这里?”
  三个人异口同声地发出惊讶,林别出现在梁久的家里,还一副自己人的表情,这真是够奇怪的了。
  林别觉得无语,想起昨天大晚上接到李管家的电话,说梁久病了又不愿意吃饭,让他来劝劝,原本还在复习法语考试的他连夜赶了来,才发现梁久不是身体病了,而是心病。
  据说自从方寻离开后那天起,梁久就不愿意下床,天天闷在自己屋子里,饭也是几乎都没有进食。
  林别心里生气她不懂得爱护自己,更气方寻那个家伙一走了之,于是只能放下手边的计划来这里陪她。
  孟承鹏和林别是从小玩到大的发小,见了这等情形一下就乐了,“林别,你这有情况啊。”
  “还要不要进来了?”林别挑起眉,凉凉地说。
  “要要要,这有你当家作主我就不怕了。”孟承鹏嘴皮子最厉害,拉着林菲菲就进了房子。
  于是几个人在客厅坐下,唯独不见梁久,李管家泡了茶端上来后,林菲菲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刚才……真是不好意思,希望您别见怪。”
  李管家看在林别的面子上温和地点点头,然后就下去了。
  “梁久真病了?”程方圆问林别。
  “是的,本来在休息被你们吵得睡不着了,她身体虚就不下来了,林菲菲你上去看看她吧。”林别眼神飘向二楼,然后又说,“孟承鹏,几年没见你一点长进都没有,今天要不是我在,你是准备把房子掀了吗?”
  “我这不是面子挂不住么,来到们都都不见我,我脸往哪儿搁……”
  林菲菲上了楼,然后就听梁久的声音从拐角的房间里传来,她应声而去,然后就见到了许久不见的梁久。
  梁久躺在床上,手边放着一本看了一半的书,她看起来气色很差,就连笑的时候都虚虚弱弱的。
  “你这是真病了?什么病?相思病?”林菲菲坐在床边仔细看她,然后生气道,“都说你跟你哥哥一起回英国了,给我难过的,以为你不辞而别了。”
  “菲菲,对不起,我这几天确实病了。”梁久说着拿起床头的一个熏香闻了闻,一头乌黑的头发散落在肩膀上。
  “是因为方寻的事情么。”林菲菲有些担心,方寻下个月就要订婚了,这事情早就铺天盖地了。
  “嗯,是也不是吧,我就是觉得累了。”梁久将熏香递到林菲菲面前,“你闻闻这个,是方寻叫人从印度带回来的,我喜欢这个味道,闻着安心。”
  “梁久,既然你这么在乎,为什么不跟着回去呢。”
  梁久垂下头,想起方寻刚回到英国后母亲的那通电话来。
  “你不准备回英国了?”梁闲云的声音清冷又有威严,她原以为梁久巴不得赶紧回去,却没料到梁久想留在中国。
  “我不想回去,回去了也过不好。”梁久实话实话说。
  “你还是这么不懂事吗,方寻就要和派翠西亚订婚了,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他是被你们逼的,用结婚这样的事情逼迫他,你就不怕以后遭天谴么?妈,我喜欢方寻到底有什么错,他和我又没有血缘关系。”
  “没有人逼他,他只是选择了对的事情。另外在法律层面他就是你的哥哥,难道你还希望我再离婚就为了成全你这段幼稚的感情么?”作为外交官的梁闲云在外善于言辞,却唯独搞不定自己的女儿。
  “我虽然还小但是我很清楚自己要什么。不要拿你的失败来衡量我的感情,我不是你,我不会十六岁爱上一个人,又在结婚生子后抛弃他,就为了权势。我喜欢方寻从来都是认认真真的,不是你喜欢爸那样随便。”
  电话那头的梁闲云的怒气已经风雨欲来,她对自己第一段的婚姻从来都是忌讳的,就连和梁久都说得很少,她更不能允许自己女儿如此评价她。
  “你回不回来,方寻都是要结婚的,你如果自己不敢面对,就在国内呆着也好。”
  这是梁闲云的话,梁久却听进去了。
  所以她为什么不回英国?
  因为她不敢面对。
  “菲菲,我怂了。”梁久叹了口气,眉目淡淡的愁绪,“眼不见心不烦吧,我不想回去了。”
  “好了,别想了,你还有我们呢,今年春节你就来我家过吧。”林菲菲笑了笑,“没有方寻,这不又来了个林别吗?”。
  梁久别过脸去,低声说,“别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