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何以别离久,何以不得安 > 第三十五章 往事何曾相似

第三十五章 往事何曾相似


  这边梁久被带到德国访问团的面前,一个瘦高个子的男人对她观照地嘘寒问暖,众人好像很怕这个瘦高男人,所以也跟着对梁久低头哈腰的。
  梁久被人这么一顿恭维,自然也被所有在场的人看在眼里,大家又对梁久的身份敬重了几分,看来梁闲云大使不只是在英国有影响力,就连德国领事馆的领事都对她颇为重视呢。
  整个晚宴下来,德国访问团做了什么大家早忘到了脑后,反倒是梁久这个尊贵身份的小姑娘成了众人的心头好,都想着如果现在和梁久攀上点关系的话,日后海外的生意还愁没有门路么?
  这一幕也被林夫人看在了眼底,她忽然想起十几年前的自己,那时的她也是这样被大家捧在手心里,是全市豪门适龄青年最佳的婚配对象,那时候父亲还健在,每周来家里叙旧的人络绎不绝,多少人希望娶到她这个商业部领头人的独生女,最后还是林家排除万难说服了父亲将她迎娶进门。
  只是谁能想到,入门第二天就被她撞见了林则然和全莹的私会,她一直是高官家的娇娇女,何曾被这样侮辱过,所以立即和林则然撕破了脸,将全莹骂得狗血淋头后回了娘家。
  哪知道久居高位的父亲听到她的哭诉后,只一句话就把她所有的委屈都堵在了心口。
  “你过不下去也得过,我不允许别人说我卖女为钱,你和林家那小子必须是相爱的,你们的婚姻不能是权钱交易!更不要提离婚的事情了!”
  几个月后,全家就倒了,她心里很清楚父亲动动小手指就能让全家破产,所以她也没有拦阻这一进程。
  林夫人想到这里心里感觉沉沉的,她都知道这些,林则然又怎么不懂,两人的间隙也是从那时候起就种下了。
  十年过去了,父亲在一次政治斗争中落了马,两年后郁郁而终,此后她在林家就再没有一点地位了。
  父亲过世的那一年,全莹带着半大的女娃登堂入室,她是闹了也吵了,可惜林则然早已经如脱缰的野马一般拉不回来了,父亲的去世仿佛成为他自我膨胀的助燃剂一样,让林夫人说得每一句话都成了火上浇油。
  可是她又如何自处呢?结婚数十年,她是看着林则然在自己父亲的官威下战战兢兢地活着,她想让自己的丈夫独立,又怕没了父亲的压制他会将全莹捧上了天,林夫人就是在这样的矛盾中度日如年。
  所以当全莹带着孩子找上门的时候,她彻底慌了,即使林则然跟她一再保证那孩子不是林家的,她也绝对无法再忍受全莹的存在了,没有了父亲,她再不能有任何依靠了。
  全莹的存在,会让她林夫人的地位岌岌可危。
  可是林则然早就对她防备有加,她就连林则然每天做了什么都不知道了,权衡之下,她只能让林别去帮自己打听,然后再将所见所闻传达给她,毕竟林则然再无情,他心里都是有这个儿子的。
  谁也不知道那天下午林别看到了什么,林夫人只是知道林别撞坏了一个坚实的意大利方凳,然后惊慌地从二楼滚了下去,等到她着急赶过去的时候,孩子头上都是血不说,嘴唇还在抖个不停。
  而罪魁祸首的林则然,怒目直视着自己,身边,身边还站着一个漂亮的女人,那个女人嘴角微微翘了翘,头发虽然盘了起来,却看得出曾经的凌乱。
  再看自己的丈夫,衣领的扣子歪歪扭扭的扣了一半,衬衫都有一半垂在腰间,林夫人闭上了眼避免自己再去展开现象。
  傻子都明白林则然和全莹做了什么,可是林别呢,林别究竟看到了什么?
  没人知道林别看到了什么,直到现在大家都是各自猜测。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林别受了刺激。
  送到医院后,林别一个礼拜没有再说话,这事情闹到这份上,林则然的父亲终于看不下去了,他出马将全莹送到了海外,并且对林则然夫妇三申五令地训斥了很久,直到林则然保证不会让家四分五裂,林夫人保证再不做这种小偷小摸的事情后才罢休。
  林老爷子继而又责令林则然搬到主宅,免得林别回到别墅想起过往种种再受刺激。
  本来以为事情很快就能过去,可是林别从此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从前明朗的少年变得阴晴不定,最重要的是,他再也无法忍受任何异性接近,仿佛女人是洪水猛兽一般。
  林夫人的思绪回到当下,她再次深深看了看被花团锦簇的梁久,心里默默期望这个孩子不要像她一样遭遇这样的婚姻。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她宁愿自己找到一个相爱的人,就算是普普通通过一辈子都好。
  “妈,该回去了。”林别碰了碰母亲的手,发现一片冰凉,他关心地看着母亲,“你怎么了,手这么凉?”
  “我没事,林别啊,我们回家。”林夫人握紧儿子的手,那种暖是直到心底的。
  这段婚姻虽然无奈,但是林别是个贴心的孩子,想到这里,她心里的波浪瞬间化作了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