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何以别离久,何以不得安 > 第二十二章 倔强的人

第二十二章 倔强的人


  梁久和林别同时消失的那个下午,小道消息就已经变着花样传了个遍。
  先是有人看到梁久和林别午休时一起上了车,紧接着两人同时缺席了下午的课,放学后又有人看到梁久家的车停在了市中心的商场旁,林别和梁久是一起上车离开。
  两人关系匪浅已经不用多说,只不过林别从没有缺过课,也很少和人打交道,偏偏对梁久另眼相看,这就让人觉得有些……暧昧。
  然而事情还没结束,第二天,林别竟是乘坐梁家的车来的学校,这事情千真万确所有人都看到了,所以当两人肩并肩走进教室的时候,偌大的空间里所有注视都投在了他们身上。
  林别因为身上的伤一夜没睡安稳,却没料到梁久一早就等在了门口,父亲知道后将梁久留下吃了早饭,然后就让林别顺道搭车上学。
  一路上两人都很沉默,林别到了教室后索性补了一个回笼觉,早自习的时候还觉得有些疲惫。
  这却又惊动了众人,林别从没有在任何人面前表现出颓态,今日竟然在课桌上……睡着了?
  连第一节课的英语老师看到这一幕,都震惊得愣了好一会。
  就这样平稳度过了上午,程方圆在午休的时候突然出现了。
  “梁久,中午社团聚餐你忘了?”
  梁久努力回忆了会,什么社团聚餐?
  程方圆颇为大度地笑了笑,“忘了就忘了吧,现在快跟我走,别让大家等。”
  梁久看了看林别,“你……中午在学校吃?”
  “嗯。你去忙你的。”林别收拾了书包就站了起来,他的双目掠过程方圆,仿佛眼前的人根本不存在一样。
  程方圆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梁久,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梁久看着林别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被成方圆半拉半拽地带走了。
  她的手被程方圆攥着有些疼,也不知道他是有什么紧要的事情像火烧屁股一样,梁久随他来到社团活动室,他带她走了进去,随手关上了门。
  “你说,昨天你和林别做什么去了。”程方圆黑着一张脸,一副审犯人的样子。
  梁久慢悠悠地给自己泡了杯热茶,她就知道没有什么聚餐,这又是程方圆的八卦因子在作祟。
  “我将他拐走一下午,看把你急的。”
  程方圆瞪着一双桃花眼,不解恨地哼了声,“梁久,你真不够意思,你有啥事一个招呼我就给你办,我问点问题都不行了?”
  梁久知道他是说的小芳邻的事情,索性随水推舟问道,“你那个小芳邻后来有没有再说些什么?他还准备约林别吗?”
  “当然还要约的,林别就算现在不是弯的,我也要把他掰弯。”
  省得全校上下的女生都围着林别转,他程方圆何时有过这种被忽视的待遇?
  “可是我觉得没意义了。”梁久用热茶杯子捂了捂手,眼睛清亮有神,“我退出。”
  程方圆恨不得打她一拳,这个过河拆桥的人,“怎么,心软了?”
  “你猜。”梁久依然老神在在,完全不受他的刺激,相反是程方圆受了刺激一般走到她面前,细长的眼睛盯着她。
  “梁久,这学校发生什么事儿我都一清二楚的,你别想瞒我,我知道你回国目的不纯,你要害林别也别有用意,我不问不代表我就不需要知道,你今天不告诉我,我可以自己查。”
  “我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随意。”梁久说完将茶杯递给他,“给我加点热水吧。”
  程方圆一副你要脸不要脸的表情,梁久一副你搭不搭把手的样子,最后他败下阵来,毕竟和梁久成了敌人也没什么好处。
  一杯热茶重新放到她面前,程方圆还细心地给她加了一包糖,看她喝了一口喜笑颜开,他心里也跟着轻快起来,他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梁久,你那个哥哥最近新闻满天飞,你看了么?”
  她喝茶的动作明显一滞,稍带着洒了几许热茶到手背,梁久嘶了一声,程方圆就立即握住了她的手。
  “小心点,说到你哥就那么大反应。”程方圆想起那次被她无情挂了电话也是因为她哥的事情,忍不住问,“你是怕这个哥哥还是怎么的,我听说你们不是亲兄妹。”
  梁久抽回手,心跳也跟着加快,这两天她刻意回避关于哥哥的消息,内心却没有一天是安稳的,哥哥到底要做什么她一点也摸不清,她甚至连邮箱都不敢查了。
  “他是我继父的儿子,我和他并不常来往,也算不上我哥。”
  “原来是这样,那我以后也不提他了。”程方圆知道了这层关系,也就不好多说了,只是半威胁半利诱地说,“但是你想退出我不同意,这周末把林别约出来,我有事情找他。”
  “要约你自己约。”
  “行,你不帮我的话,我就把林别的秘密说出去。”
  梁久觉得可笑,“林别跟我又没关系,你这个威胁压根没用。”
  “是么,那你试试。”程方圆洞察一切的眼睛笑成了月牙形,好看得让人生恨。
  下午上课的时候梁久一直心神不宁,如果新闻已经铺天盖地了,母亲为什么提都不提?哥哥如果是被迫的,又怎么可能允许媒体那样报道?
  如果哥哥不是被迫的……
  啪,梁久的笔掉到了地上,那声音在自习课上显得尤为清晰。
  有人往梁久的方向看过去,就见她身边的林别弯下腰替她捡起了笔,还用纸巾擦了擦,这才放到梁久面前。
  林别的表情很温和,在外人看来却有种说不出的亲切。
  梁久转过头与他对视,她眼里带着深深的恐惧,林别一愣。
  终于捱到了放学,梁久和林别又一同走出教室,程方圆本想叫住梁久,却被林别一个背影挡了去。
  走出校门口的时候,崔秘书已经等候多时,今天是林别第一天去给梁久补习,崔秘书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只希望不要出任何差错。
  崔秘书上了车后就开始汇报,“林秘书已经将林别少爷惯用的茶和用具送了过来,为了方便以后就各备两套,今晚7点林秘书会派车来接,但是晚饭是留下还是回家吃,还得看林别少爷的意思。”
  “就和梁久一起吃吧,希望没有给你们添麻烦。”林别语气里尽显客气,秀气的眉毛却带着说不出的威严。
  饶是崔秘书都觉得倍感压力,这是跟在梁久身边时没有的压力。
  过了三道防护门岗后,车终于停在了梁久家门口,李管家早就接到通知林别会到访,所以已经在门口恭候多时,林别对这个管家印象很好,因为他看起来就像一个爷爷一样亲切。
  崔秘书让司机先走,自己却放心不下地留了下来,李管家嫌他碍手碍脚,就打发他去厨房盯着一锅炖汤。
  书房里就剩下林别和梁久两个人,林别环顾了四周,这是一间装修风格非常西化的书房,有种维多利亚时期的华丽,可见它的主人应是一个对古典艺术喜爱有加的人。
  梁久陷在了沙发椅上无精打采,林别坐到她旁边认真地看着她。
  “需要用我的手机打电话么?”
  他忽然开口问了这样一个问题,梁久觉得自己身体瞬间僵硬了。
  “你什么意思。”
  “你知道我的意思,字面意思。”
  梁久看他递过来的手机就仿佛看到毒蛇一样厌恶。
  打过去能说什么?既然哥哥不想告诉她,她就装作不知道。
  如果有一天欧内斯特真的告诉她两人没可能,她也没什么不能放弃的。
  只要等到她成年,哥哥就再没有借口了,那么一切就会有结果了。
  梁久想到这里释怀了许多,她仰起脸的时候,眼睛里的光都是暖的。
  “我不需要。”
  林别莞尔一笑,这个倔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