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吴越之狐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战后总结,闪瞎狗眼

第二百三十五章 战后总结,闪瞎狗眼


  云天泪回到队伍,江梦萦最先扑出,想要抱向他,语声急切:“天泪,你没事吧?我看那个魏屠十分厉害,白大哥他们都说那尸气非比寻常,特别是什么衰亡属性,生者沾染会有大危险!”
  云天泪不着痕迹侧身让过,笑道:“先别接触我。他们说得没错,先等我把残余尸气逼出才能抱你。”
  “那你……”江梦萦先是一惊,看到云天泪神色如常,兼有说有笑,才知道并无妨碍,放下心来。
  “光看云公子你的样子,还以为魏屠的尸气不过如此。听你这么说,才晓得当真非同小可。不过,云公子你确实是丝毫没有受到伤害,能和我详细说说嘛?我迟早也会和魏屠对上,能早做准备也好。”白莲仙子对魏屠似乎颇有忌惮,找着机会向云天泪发问。
  “当然可以!”云天泪先问了一下他们刚才交流过的内容,便道:“其实你知道的也差不多了。剥离和瓦解生命力就是对凋零之力的形容,具体怎样你得亲自动手时才有体会。”
  “不过以仙子的内功,刚开始肯定能抵御住,不用担心一触即溃。之后就得自己感觉了,并以此尽量掌控战斗节奏。我那时候突然爆发,就是因为不如此,已经抵挡不了尸气的侵蚀了。”
  “且以后真气强度不能变弱,不然,就轮到侵蚀速度突然爆发,很可能一下子突破防御,攻入经脉脏腑,到时就有生命危险。就算没有爆发,抵御不住的情况下,战斗力也是飞速下降。”
  “噢,我懂啦,多谢云公子指点。若是压力越来越大,预料难以支持,不妨用先天绝招逼战,争取额外的机会。”白莲仙子颔首,她也发现出一个相对有用的办法。
  “嗯。这算是刷新尸气浓度的土办法,但确实很有用。”云天泪突然伸出右掌,对准旁边的一枝树叶。只见淡淡灰暗的尸气从他掌心吐出,显然是刚刚残余在体内的尸气。之后又扇出一掌,将之吹散。
  那枝树叶开始急速地发黄枯萎,纷纷脱落,枝干也是脆朽,稍有扰动,断折掉下。那棵树其余枝叶,虽被余下尸气罩过,但已是吹散得稀疏至极,受损不大,才不见异象。
  “这还是失去了魏屠真气支持,威力下降了不少,可还是有如此威力。所以等闲不要沾染,以后对上魏屠更是要小心。”云天泪现身说法,提醒众人。“他的尸气变态般难缠,到现在还剩下一丝。当然对我已是毫无影响,但要拔除,还得水磨工夫个一天。”
  白莲仙子身旁的管淑敏不禁咋舌:“云公子提醒得是!不过想来我是不会对上他的,只有大师姐才有资格与他还有你们这般高手争锋。不过得此提点,我与尸魔宗其余人或许能多不少胜算。”
  “管姑娘过奖了。”云天泪赶忙谦虚几句。“不过要我说,尸魔宗太过难缠,一旦受伤,十分麻烦。大可以战略性放弃,等到积分稳定,再找一些好机会与其交流切磋。”
  管淑敏一听,喜道:“此法甚好,我也谢云公子提点了。我还有擂台要守,先行别过了。”
  看向姜殊我,正要说些什么时,姜殊我已是拱手笑道:“先谢管姑娘让姜某得一分了。”居然厚着脸皮直接开口。
  管淑敏愕然,和白莲仙子对视一眼,嫣然一笑,自去比赛。
  留下白莲仙子笑道:“姜公子如此藏拙,妾身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你动手,欣赏下你的武功呢?先前可能被你蒙蔽,但有巫月形小姐、朱梦颜小姐,还有云公子他们,我心中有数。”美目流转,俏生生看着姜殊我。
  她自称“妾身”,虽然从谦辞来讲,仍属平常,但几乎人人都听出了暧昧之意。尤其朱梦颜,忍不住嘴角翘起,难掩笑意。与白墨轩还有云天泪齐做不忍直视状,当然,隐蔽难察。
  姜殊我心脏“砰!砰!”跳了两下,他有点领悟到,这是白莲仙子在十分含蓄地“勾引”自己,登时心下暗爽。但一来他不想让那么多等着看好戏的得逞,二来白莲仙子这般“含蓄”,他也不能表现的那般“急色”。
  “仙子不用着急,比赛马上会进入白热化阶段,到时,我还能藏到哪去呢?不过就是想像这位仁兄一样,狠狠坑一波积分罢了。”姜殊我拍了拍白墨轩,把他推了出来。
  “白公子怎么啦?发生了什么事?”白莲仙子虚心请教。
  “也没什么,就是老白不声不响,以致于好多人错判实力,有三十多人挑战他,且大部分集中于明天。到时应该会有不小轰动,第一轮比试最高分,恐怕非他莫属。”
  白莲仙子小小吃惊了一下。姜殊我的意思她懂,白墨轩的实力,她现在绝对会认为同在第一梯队。别人错估实力的情况下,连胜起来,百点积分不是难事。可对方挂靠巫山派,到底什么来历?高手是不是太多了些。
  摒除杂念不想,她交好之心愈发热切,笑道:“那小妹提前恭祝白公子武运昌隆,旗开得胜啦。”
  白墨轩笑着谦虚两句:“谢啦。不过恭祝就算了,在下的武功其实有点受仙子的克制,被你提前祝贺,怕是会衰败气运。至于为何被克,仙子明天看白某比赛就知道了。”
  小小玩笑,众人皆莞尔,白莲仙子也是笑着谦虚。姜殊我则是暗道:克制?怕只是明天你用出来的功夫被克吧!
  气氛轻松融洽。聊过少许,白莲仙子要去看师妹管淑敏的比赛,而姜殊我、白墨轩、唐铃和江梦萦都在蒋佩珊的挑战者名单上。几人略作道别,分开前往不同擂台。
  路上,朱梦颜笑吟吟道:“姜师兄,那个白莲仙子对你似乎有点意思啊!”
  姜殊我不置可否:“我们实力强大,且对人友善,很多人都想交好。所以,她对我们每个人都很有意思。”
  “姜师兄是不是忘记了,我的天魔功可是男女通吃的。”
  “这话你先对天诺说吧。”
  朱梦颜见姜殊我嘿嘿笑着与自己过招,转而装作被点醒的样子,扑入齐天诺怀里。
  “天诺哥哥,梦颜错了。今晚你好好惩罚梦颜吧。”
  姜殊我笑容僵在脸上,有如被闪瞎了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