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诸天嘲讽系统 > 第十章不能嫖毋宁死

第十章不能嫖毋宁死


  林建挑选了四名长得还算机灵的青城派天罡剑客,带着他们赶往衡山金盆洗手大会。
  至于为什么不带余人彦,实在是因为余人彦杀爹证道之后,脑子变得极其不正常。
  现在的余人彦就是一个杠精,除了林建和谁说话都抬杠,杠不过就拔剑就砍。
  砍人倒是无所谓,但是把人吓走了,林建还怎么愉快的装比。
  “虎来...”
  “大黄,回来。”
  刚出了福州城门的林建对着城门外的深林一阵大吼。
  四名天罡剑客看傻子一样看着林建,余人彦是个变态,林建也不是很正常。
  正爬在一只母狗身上的大黄打了激灵,顾不上身下的母狗,一阵风一样冲着发出声音地方冲去。
  “汪汪!汪汪汪...”
  母狗欲求不满的吼叫起来,却怎么也唤不回离去的大黄。
  看着一头老虎吐着舌头向着林建冲去,天罡剑客拔剑保护在林建身边。
  “不要紧张,老虎是我的宠物。”
  这些剑客还算不错,比福威镖局的镖师们强多了,见了老虎没有拔腿就跑。
  大黄跑到林建身边,趴在脚下一阵舔弄,粗长的尾巴,一阵摇晃。
  果然人兽才是真爱!
  摸了摸大黄的脑袋,翻身骑上,向衡山方向走去...
  走走停停三天,一路上人们见了林建就和见了鬼一样。
  林建十分后悔带着大黄,还不如带二黄。
  余人彦起码外表看着很正常,大黄就不一样了,打死他们都不相信老虎不咬人。
  大黄比二黄唯一强的也就是可以骑了。
  “要是有个淫贼调戏良家妇女就好了,打跑淫贼姑娘以身相许,嘿嘿嘿...”
  林建趴在老虎身上一阵意淫。
  剑客们强忍着上来把林建揍一顿的冲动,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
  “小美人,你就从了我吧!要不然我就杀了你,再玩你,哈哈哈...”
  “啊!不要这样,我是出家人,不要这样对我。”
  听到如此羞耻的声音,林建可耻的硬了。
  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提着一把短刀,追逐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尼姑。
  左劈右砍,小尼姑身上的衣服被割出一个个大洞,却没有伤及一丝皮肤。
  汉子几次都抓住了小尼姑又放开,明显是想玩点刺激的花样。
  小尼姑肤若凝脂明媚皓齿,岑亮的光头非但没有让人变丑,反而更加增添了几分圣洁的感觉。
  林建对汉子佩服了几分,眼光不错,花样不少,真他妈会玩。
  “大胆淫贼,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我劝你赶紧放下哪位小师傅,让我来!”
  正准备脱裤子的田伯光被吓得差点萎了,赶紧系好已经解开的腰带。
  一个骑着老虎少年带着四个骑马的剑客,少年一脸色眯眯的盯着衣衫不整的小尼姑。
  看着一脸淫荡的林建,小尼姑脸上的表情更加绝望。
  “在下万里独行田伯光,兄弟原来是同道中人,江湖规矩,见者有份,今天田某就与小兄弟共享这个小美人。”
  田伯光看着骑老虎的林建,有些摸不准来路,准备试探一下。
  “谁和你是同道中人,我不管你是万里独行,还是万里吃屎,今天如果不把这位小师傅留下,我就让你这辈子采不了花!”
  林建一脸正气的朝田伯光的裤裆瞅了一眼。
  田伯光下身一凉,他纵横江湖二十年采花无数,武林世家的天之娇女,高官大户的富家千金...
  骂他的人有,想杀他的人更多,但是还没有一个人敢说让他采不了花。
  他的人生格言就是不能嫖,毋宁死!侮辱他的人无所谓,侮辱他的二弟,那就是不死不休。
  滴!
  嘲讽值加1
  田伯光愤怒的提起短刀和青城剑客打斗在一起,没过几招四个青城剑客就被苦苦压制。
  “原来是几个青城派的小崽子,余沧海见了田大爷都得躲着走,就凭你们几个臭鱼烂虾也敢和爷爷做对。”
  压制了青城剑客的田伯光一脸得意。
  林建朝青城剑客使了个眼色,四名青城剑客分成不同方向骑马就跑。
  田伯光没有去追逃跑的青城剑客,而是慢慢提着刀向林建逼近。
  大黄畏惧的哀嚎一声,甩下身上的林建,一溜烟的冲进树林没影了。
  和林建待在一起久了,老虎都变成了戏精。
  看到老虎也逃了,田伯光更加得意,懊悔自己刚开始差点被这小子唬住。
  “老虎都是假的吧?有什么手段使出来吧!哈哈哈。”
  林建一脸坚毅的从地上爬起来,脸上表情挣扎变换。
  “今天我就是战死在这里,也绝不会让你玷污了小师傅的清白之身。”
  说完悍不畏死的冲田伯光冲了过去。
  “还是个痴情种子,现在田大爷就送你去见阎王。”
  操起短刀向林建身上劈砍,一刀就把林建的衣服砍出一个大口子。
  林建一边躲避田伯光的劈砍,一边向小尼姑身边挪动。
  一直没有把林建砍伤的田伯光惊异不定,每次快要砍在林建身上的时候,林建都能躲开,只是砍破衣服,难道这小子是个高手?
  看着林建一脸惶恐拼命闪躲的表情,田伯光打消了自己的疑虑,这小子只是身法和运气都比较好。
  稍微认真的田伯光一刀劈在林建的身上,林建像一快破布一样顺势倒在了小尼姑的怀里。
  林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兜里掏出一把血红色的野果塞到嘴里。
  林建一脸深情的望着小尼姑的大眼睛,嘴里不时往外冒血。
  “你快走,我来挡住他,不要管我!”
  小尼姑眼里溢满了泪水,暗恨自己不该把林建想成田伯光一样的人。
  说完林建跌跌撞撞的从小尼姑身上爬起来,挡在小尼姑身前。
  林建的背影说不出的雄壮凄凉。
  “谢谢你,小施主,你是个好人!”
  说完一溜烟的跑了,几下也不见了踪影。
  林建站在风里一阵凌乱,莫名其妙的得到了一张好人卡,剧本不是这样的。
  剧本应该是小尼姑不离不弃,和林建生死与共,林建小宇宙爆发,艰难打跑田伯光。
  接下来为林建疗伤的过程中擦出了爱情的火花,在一个没有人的山洞里制造出激情的啪啪啪...
  田伯光哪里知道林建在想什么,提刀再次冲着林建砍去,他还想着赶紧干掉林建,去追小尼姑。
  小尼姑都跑了,林建也没了玩耍心情,吐出嘴里残留的野果子,喷了迎面而来的田伯光一脸。
  单手抓住短刀,轻轻一握,刀尖化为了一堆铁末子。
  看着玄铁铸造的短刀被握烂,田伯光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的刀怕是假的,被掉了包了。
  用短刀轻轻在手上一挨,鲜血喷涌而出。
  刀是真的!一股恐惧感从田伯光的心里升起,用肉掌把玄铁捏碎?没听说过江湖上有这一号人。
  又想起自己砍了林建那么多刀,只是嘴里吐了口血,身上皮都没破。
  田伯光明白自己常走夜路终于遇到鬼了,施展万里独行轻功拔腿就跑。
  刚才已经逃跑的大黄从树林里冲出来,一掌把没跑几步田伯光拍出四五米远。
  田伯光顾不得檫嘴里大口吐出的血,就要起身再跑,四个青城剑客已经把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林建一脸玩味的看着躺在地上的田伯光。
  “现在给你俩种选择,第一种阉了你,第二种当我的狗,你自己选吧!给你半柱香时间考虑.”
  田伯光舔了舔林建吐到他脸上的血,有点甜!
  田伯光欲哭无泪,终日玩别人,今天终于也被别人玩了,果然应验了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纠结躺在地上不知如何选择。
  “**诚可贵,生命价更高,若为自由弃,两者皆可抛!”
  田伯光脸上露出决绝的表情,闭上眼睛,好像一个慷慨朴死的义士。
  “一个采花贼还和老子装上了,小诗做的挺溜!老子成全你。”
  接过青城剑客手里的长剑,朝着田伯光的裤裆里捅进去。
  “划破了,我当狗!不要阉我,我再也不敢了。”
  不是半柱香的时间吗?你不是应该再劝说我一下吗?我再无关紧要的提点条件,你很爽快的答应,显得你有容人之量,我也很有骨气吗?田伯光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
  观察了一下田伯光留血的裤裆,还好,只是割破了皮。
  至于以后田伯光能不能硬起来,那就和林建没有关系了。
  “犯贱!你倒是再和硬气一下啊?像你这样的,我见了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
  听到林建的话,大黄和青城剑客都有些臊得慌,八十个这样的里面就包括他们五个。
  田伯光一脸垂头丧气的跟着林建继续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