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修仙界最强咸鱼 > 第七十章

  “对了,你知道小镇上哪里有什么能够洗浴的地方吗?”女子问道。
  “嘿,客人,你这可真问对人了。”老板说道,“镇上有个澡堂子,您可以去看看。”
  女子二话不说,拿起衣服就走。
  “但是客人你不是说很急吗,”老板有些疑惑,“去澡堂洗个澡看起来不花时间,可是镇上澡堂的老板是个死脑筋,过程很繁琐的,一定要按照他的规矩来,怕是要耽搁三四个时辰呐。”
  女子听闻过后,回头说道,“虽然很急,但是还是想把身上打理一下再回家。”
  “看客人风尘仆仆的样子,难道说您的家很远吗?”
  “我的家……”女子居然陷入了沉思,但很快她释然了,“我没有固定的家,天下之大,哪里都可以安家居住,但是有他在的地方,才是真正的‘家’。”
  “不说了,我赶时间,还有人在家里等我呢,再见。”女子微微一笑。
  “哦,那客人您小心些,再见。”老板若有所思。
  女子转身,这时一阵清风拂过,吹起了女子脸上的轻纱,露出了一张绝世的美颜。
  只可惜老板捏着金币沉思着,没有看见这如遇春风的一幕,否则,他一定会因为这一幕而魂牵梦萦吧?
  他回过神来,喃喃道,“说得有理啊……”
  他抬头想跟那个客人再说几句话,却发现她已经走远了。
  老板皱皱眉,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错觉的缘故,他总觉得那个女子的步伐……有些虚弱。
  ***
  天黑了,月明星稀。
  林鱼打了个寒战,从夜风中醒了过来。
  “这么晚了?!”林鱼不由得有些吃惊和慌忙,因为他估计着于山还在等他呢。
  于是他赶紧起身跑了起来,穿梭在大街小巷之中。
  忽然他发觉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身体怎么跟吃了天才地宝一样,腰不酸了腿不软了,身上不疼了,连乌鸦的后遗症都突然消失了。
  林鱼心中大喜,这种感觉就像是困扰你多日来的痔疮忽然就没了,恨不得在村口摆上一桌谢天谢地一样。
  林鱼现在也是同样的心情。只感觉整个身体身轻如燕,多日来到痛苦全部都消失了。
  林鱼欢天喜地的跑到那个熟悉的废宅里,却没看到于山,只发现院子里一棵老树上订着一张纸条。
  林鱼走上前去,撕下那张纸条,一看内容才知道,原来于山今晚有事,不能来训练他了。
  “这才第二天啊,”林鱼隐隐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虽然他跟于山相处不多,但是林鱼觉得她应该不是一个轻易食言的人。
  林鱼接着看下去,脸上表情不禁一僵。
  “你是怎么知道我黑布里的东西取了出来的?!”林鱼表情怪异,但是他又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那就是于山在自己睡觉的时候已经来过一次了,发现了自己偷懒悄悄把黑布里的东西取了出来。
  所以自己身上的后遗症会好可能也是因为她?!林鱼暗暗心惊。
  不会吧,她会对自己这么好?!林鱼杵在原地想了很久,想不出个所以然,于是摇了摇头,表情惬意,“算了,想不明白的事情还去纠结它干什么?不过我敢保证我今天晚上会睡得很香~”
  林鱼松了口气,准备回客栈去,但在睡觉之前,他还想去拜访一下客栈掌柜——陆原。
  林鱼悄悄地来到后院,尽量不打扰到陆原,客栈后院的小工坊还亮着光,估计陆原还在捣鼓着什么东西。
  林鱼提着酒和牛肉丝,这是他在回来的路上买的。目的就是为了讨好这个洋掌柜。
  他小心翼翼地拉开帘子,里面依旧是熟悉的冷冰冰的机械味道。
  林鱼轻手轻脚的放下东西,坐在了一个小凳子上,静静地看着陆原干活,不发出一点声音,因为他知道越是这种精细的活就越需要专心,容不得外界一点干扰,估计陆原把工坊设置在这里也有这个原因吧。
  林鱼看着陆原不停地干活,不禁陷入了过往的记忆。
  他突然想起了某一天的晚上,也是在这么幽静的环境里,自己低头在工作台上埋头苦干,好不容易快要制成一件完成品,却被突然闯进来的同事给吓到了,手里精细的零件散落一地,气得他抄起桌上一旁的扳手追了同事三条街。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谁啊?”陆原突然回头,发现了在一旁痴笑的林鱼。
  “啊!”林鱼的思绪被陆原的声音给拉了回来,连忙道歉说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原来是你啊,你叫……林鱼对吧?”陆原一看是认识的人,脸色舒缓不少。
  “啊对的,我住这家客栈的顶楼。”林鱼笑着说道。
  “咦?原来你就是住在顶楼的客人?”陆原有些惊讶,“今早上有两个人来找你的。”
  林鱼一愣,很快明白了那两个人是谁,笑着说道,“啊,没关系,我在路上已经碰到他们两个了,他们是来找我……玩的,我请客呢!”
  陆原释然道:“哦,朋友是吧?怪不得那两个人急匆匆地要找你呢!你来这儿有什么事情吗?”
  林鱼把牛肉丝和酒壶递给陆原,“先吃点儿东西吧?”
  “好啊!”陆原欣然接受,他一晚上都在弄那些小零件,到现在还没吃饭呢!
  陆原在水池旁洗过手,拿来了一张毯子,但却不是用来坐的,而是用来放食物的。林鱼和陆原就这么坐在草地上,草丛里响起蟋蟀的叫声,墙头的柳条高高地垂下,随着风儿时不时地飘摇,天上挂着几颗稀疏的星星,乌云遮住了月亮的大半边。
  “这酒是陈家铺子的吧,这味道真是又浓又纯啊!”陆原脸上泛起一抹红晕,说完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对,好像是这家铺子酿的酒。”林鱼知道陆原说的店铺,为此他还专门打听了洛水城哪家的酒好呢!
  正所谓求人态度要端正,礼数要齐全嘛!
  “以前我在西方喝的酒……真跟东方的没法比啊!”陆原咂咂嘴,“在我的故乡……不,应该说是在西方的绝大多数地方的酒……喝着都跟马尿一样。”
  “马尿?”林鱼一愣,心说莫非这老板还有喝尿的癖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