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别说你是谁 > 第176章 邪恶之眼

第176章 邪恶之眼


  王可行一时有些紧张,他急忙挥掌凝入了气魂双刃斩向了绳索,但令他惊讶的是那绳索居然坚韧无比,他的气魂双刃竟然斩不开绳索分毫。
  王可行手抓着这绳索仔细看去,这竟然是用特殊合金丝打造的绳索!
  明明是古装戏,却搞出了高科技的绳子,这实在是让人啼笑皆非,也不知过秘境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不管怎么样,自己现在在秘境里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好硬着头皮往前闯了。
  这时一个阴冷的笑声传来:“很好,又来了一个瘸腿的,你们这些人不是怕死吗?今天弄死了这个瘸子,你们就能多活一天!听说这家伙很厉害,哪怕是使用车轮胎,怎么也能耗死他。”
  王可行看到院中一些衣衫褴褛浑身伤痕的人,正在恶狠狠地看向自己。
  那拖着绳索把自己拽进来的是一名干瘦的老者,他双手极其娴熟地一抖,绳索竟然自然解开,王可行连忆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周围那些人这是发出了一阵怪叫,向王可行冲了过来,他们看向王可行的眼神,就像屠夫看到了被宰的羔羊。
  冲向王可行的有七八个人,这些人的内力竟然一点儿都不弱于此前的那位统领。
  如果王可行腿上没伤,他自信完全可以迅速地放倒这些人,只是现在自己行动不便,这让他却犯了难。
  看着如狼似虎,向自己扑过来的众人,王可行确实有些犯难,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完全可以使用气魂双刃就是把这些人干掉,可是现在处在这种环境,他拿不准自己是否要这么做。
  如果一旦这么做了,十有八九在王府中树敌从而招来更大的麻烦。
  毕竟他现在只是一个人,而且身上受了伤,没有机甲在身他想跑也跑不了。
  在这个光怪陆离的秘境里,他不知道后还有多少凶险等着自己。
  迟疑之间,有一个人已经最先冲了上来,他想抱住王可欣。
  这种街上地痞打架的把我,王可行是见识过的,一个人搂住对方,其他人便可上来围殴。
  王可行冷冷一笑,先拿这家伙下手再说。
  王可行一拳轰在了那人的小腹,那人疼地撒开了双手,王可行抓住这人的右手,一个反关节擒拿,那汉子便疼得忙转身弯下了腰。
  王可行就势在他背后一推,那男子便向前扑倒。
  王可行刚好用手抓住了那男子的双脚禁止把这人抡了起来,好在这人身体很瘦,王可行觉得倒也并不是很费力。
  王可行大笑着说:“你们不是要车轮战吗?我先把你们的人弄起来再说,我这叫抡人战。”
  王可行用没有受伤的左腿盘坐在地上,抓住这人的脚踝处,以腰为轴双臂伸展,就把这人抡得呼呼生风,撞向一名冲来的大汉。
  那大汉不经意间被这么一撞,直接被倒在地方,可行索性依法炮制,用手中这人又砸一名胖子,这一幕看得周围众人砸舌不已。
  他们实在没想到这人伤了一条腿,居然还如此凶猛。
  看到王可行竟有如此大的力量,把那人抱得像风车一样呼呼生风,周围的人一时也不敢靠近。
  王可行索性把手中的男子转的越来越快,手中的男子一开始还怪叫连连,此时已经彻底地晕了过去。
  王可行这一手把周围的人骇得不轻,王可行口中还喊着:“这还不中用才几下就晕了,换一个再来!”
  谁也不想成为王可行手中的人棍,一时间再没有人敢靠前。
  那感受老者的怪叫道:“不杀了他,你们就得死。”
  此言一出提醒了众人,有个不管不顾这家伙又冲向王可行。
  可惜这人刚刚送到附近,便被王可欣手中的“人棍”撞飞了出去。
  王可行手中的另子,已经被撞撞得头破血流你晕了过去,此时就像一条死尸一样任凭王可行挥舞着。
  王可行觉得这家伙如果有脑溢血的话,现在肯定已经彻底病发了。
  三名大汉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冲了上来,但王可行这回控制好了节奏,不到十几秒这三人也被撞得倒在地呻吟不已,再也爬不起来了。
  周围能动的只剩下了五六个人,但这五六个人已经不再冲上来,他们似乎你现在老者似乎在琢磨着什么。
  感受到老者此时也急了,看着王可欣如临大敌。
  不知道他从哪里摸出了一杆长枪,向众人大喊道:“我们一起杀了他!”
  王可行此时心中很是郁闷,自己和这些人无冤无仇,为什么这些人要杀了他?
  王可行大喊道:“诸位,可是有什么误会,我是今天受了伤才被带到这儿的。”
  可是那些人丝毫不理会王可行,依然拼命也冲了上来,同时那老者大喊道:“今天不弄死他,以后我们恐怕都都被他弄死!”
  王可行心中很是郁闷难道我长得就这么邪恶?
  难道我长的就像个刽子手,像是个杀人恶魔?
  王可行很想找个镜子看一看,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被秘境改成了杀人恶魔的样子。
  周围的那些人像打了鸡血一样,向王可行冲来。
  王可行觉得这老者是他们的头领,他决定擒贼先擒王,先干掉这个老头再说。
  一招“人法天地”棋魂,双刃夹杂在掌风中斩向了老者,老者早有防备,居然就地滚躲开了。
  王可心惊讶的发现这老者却也有魂力修为,王可行已经不敢大意,一掌紧似一掌,终于一张劈中了那老者的胸口,老者一声惨呼口吐鲜血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王可行的神识蔓延向周围,顺便也探查了一下那老者的魂体。
  他发现老者的魂作有扭曲分裂的迹象,根据经验判断这只能说明一件事,老者的精神长既受到压抑已经处于灵魂变态的边缘了。
  就在这时,王可行感到似乎有一道阴森的目光,扫过自己的全身,他浑身禁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那目光让他感到了死亡恐惧,他觉得自己的魂休被被狠狠地刺了一下。
  王可行扩展神识探查周围,他发记天空的遥远处似乎有一只巨大的眼眸在俯视着他,眼神中充满了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