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引龙剑 > 28.知情难信是凄凉

28.知情难信是凄凉


  京城,城郊。
  李乘风傍晚出宣城,连夜赶路终于在清晨赶到了京城,想见气急攻心卧床的三师弟张一刀最后一面。
  在驿站交还了马匹,李乘风直奔张氏武馆。
  远远的就看到张家门口挂白,下人身系黑丝出入,心道坏了,难道三师弟已经去了吗,练京城不能纵马急奔的禁令都不管了,猛提一口真气几个跳跃就来到张氏武馆门前。
  “大老爷您终于来了,”老管家福伯一眼就看到了李乘风,虽然多年未见,还是立马就认了出来,瞬间从大门口出来,跪在李乘风面前,“大老爷,三爷和三夫人都走了,您可要给咱们张氏武馆做主啊!”说完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什么!我昨天接到郭达的信连夜赶来,不是说吐血卧床吗?怎么就走了呢?”李乘风赶忙搀起福伯问情况。
  福伯哽咽着把昨天下午张一刀再次吐血三次,终于在不甘中去世的经过告诉李乘风,当晚张夫人也在灵堂自缢。
  “唉,老三你糊涂啊!”李乘风悲叹一声,“福伯,劳烦带我去灵堂。”
  跟着福伯来到了灵堂,原本只停放一口棺材的灵堂现在又加了一口棺材,分别停放着吐血而亡的张一刀和追随张一刀自缢而亡的张夫人。
  “老三啊,二十年前我们师兄弟四人来京城闯荡,那情形仿佛就在昨天,”李乘风看着面前张一刀的灵位,眼泪无声的落下。“怎么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我们四兄弟就天人永隔了呢。”
  ……
  湖北,襄阳府,武当山。
  武当掌门华予真人正在看嵩山少林送过来的信,送信的了空自从上了武当山就目不暇接的看着身边的景色,一副痴迷的神色。
  “了空师父,”华真人看完了信,略一沉思,开口唤道:“信上子静住持说的事情和我最近写给子静住持说的是同一个事,估计此刻子静住持也收到信了。我们武当准备广邀天下豪杰来武当共议此事,子静住持信上说是唯武当马首是瞻,相信他不日即将带人奔赴武当,要不了空师父就在我们武当多盘桓几日?”
  “啊?”了空听文绉绉的华真人说的一番话差点没听睡着,就听到了最后一句来了精神,顿时道:“好啊好啊,多谢掌门真人邀请。”正好风景还没看够,武当山还真是仙气凌然呐。
  华予真人听了一愣,心说我就是客气客气,你这僧人倒是耿直,也罢,就留你在这见识见识我武当山的门派底蕴。
  “甚好,”华予真人对着厅外喊道:“来人,叫大师兄梓彧过来带了空师父去客房休息,另外吩咐后厨从今天起做饭备一份素斋给了空师父。”
  ……
  山西,太原府。
  云静修、郭小睿和谢小月终于在今日抵达了目的地——太原城。
  “小月姐,我们先走,不理静修哥哥。”郭小睿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生云静修的气,拉着谢小月走在了前面。
  “哎,走慢点,太快了云哥哥就看不到我们了。”谢小月回头看了一眼云静修,便被郭小睿拉着走到了前面。
  云静修无奈的看着如亲姐妹般手拉手前面走着的两人,摇摇头跟上。
  三人先来到太原府的春夏秋冬酒楼,准备吃个饭再去成平山庄送信。
  “好久没有吃到春夏秋冬酒楼的饭菜了,”在二楼雅座落座的三人刚坐下郭小睿就对谢小月推销道:“小月姐姐之前吃过春夏秋冬酒楼的饭菜吗,可好吃了。”
  “是嘛,”谢小月虽然在洛阳待过一段时间,但确实没去过春夏秋冬酒楼吃过饭,去都是传递消息。
  三人点了一桌酒席,自从知道谢小月爱喝酒之后,酒席上的酒壶就换成了酒坛。推杯换盏,酒足饭饱之后,小二撤下酒席换上一壶茶,三人喝着茶聊着天。
  “对了小月姐姐,”郭小睿问道:“我们一会去玩成平山庄之后可能就要分离了,你是直接回丐帮吗?”
  “我也不知道呢,”谢小月想了想,说道:“我看看熊庄主有没有什么消息需要我带回去的,没有的话我就在太原住两天再回去,难得来一趟,玩玩再走。”
  “嘿嘿,小月你这算盘打的可真好,”云静修嘿嘿一笑,继续喝茶。
  正当三人有一句没一句闲聊的时候,二楼雅座又走上几位武林人士,边走边聊。
  “大哥,你说这次武当派广邀天下英杰去武当议事,到底是个什么事啊这么隆重。”一位拿着单鞭的大汉对着旁边貌似领头的人问道。
  “这你都不知道,我怀疑你最近是不是又天天泡在丽春院里没出来过。”领头的大汉明显对问话的人不满,不过到并未见到领头大汉携带兵器,可能练的是拳脚的功夫或者暗器功夫。
  “被大哥一眼看破,大哥就是大哥。”开始的大汉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听好了,这件事也是最近才传出来的,不过武林已经基本上都知晓了,”大哥开始说给自己的兄弟听,“主要是摩尼教作恶多端,为了秘籍竟然再次下杀手,前几日在京城又灭了赵氏武馆满门。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次不同以往,是正大光明的灭门,当时京城里已经有很多武林好手在赵氏武馆周围打探情报了,当晚摩尼教弄的动静都很大,把打探的人都吸引过去围观了这场屠杀。”
  云静修和郭小睿听到这里脸色一变,郭小睿当时就想起身去那位大哥身边问问清楚,被云静修拦住,示意先听下去。一旁的谢小月也面色一沉,继续听着。
  “大哥,那周围打探情报的人就这么看着赵氏武馆的人被摩尼教屠杀吗?”另一位兄弟开口了。
  “那能怎么办,当晚据说摩尼教来了好几个高手,周围打探的人什么武功水平,估计还不如我们众兄弟,敢跟人家动手吗?”大哥摇摇头,叹口气,“最可气的是后来摩尼教搜秘籍的时候还有一位高手开口威吓旁观的散人,态度极其嚣张。估计当时围观的兄弟是真打不过,不然谁愿意被摩尼教这群匪徒如此嘲讽。”
  郭小睿双目泛红,死死的抓住手里的宝剑,幻想着当日的场景,眼泪犹如断了线的珠子止不住的落下。
  谢小月知道郭小睿和云静修是赵氏武馆的人,之前的赵英不知道现在是否还活着,所以郭小睿和云静修现在很可能是赵氏武馆仅存的两人了,突然想起之前在洛阳春夏秋冬酒楼听到的消息:秘籍已经南下,不日即将抵达洛阳。原来秘籍一直在郭小睿和云静修手上!
  云静修忍住悲痛低声对另两人说:“我们去锦衣卫衙门证实一下这个消息是否属实吧。”
  “走吧小睿,人死不能复生,先按照云哥哥说的做吧。”谢小月走到郭小睿身旁递过去一块手巾,让郭小睿擦擦眼泪。
  “好,如果真是摩尼教干的,我们一定要将摩尼教碎尸万段!”快速的擦掉了眼泪,收起手巾,郭小睿恨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