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秦时江山美人歌 > 第四十九章:进退维谷

第四十九章:进退维谷


  嬴政冲着红莲这一拜,红莲自己是颇为得意,但是却把周围的人惊得不轻。嬴政乃是响当当的秦国武安君,秦国当今王上的亲生儿子,将来很有可能继承王位。秦国又是天下第一的大国、强国,既然会对一个小国的公主下摆赔礼,这可实在是让这周围的人惊呆了眼。这帮人左右再看,又觉得似乎是开始觉得这位秦国的武安君开始中意起,这位韩国的小公主了。于是脸上都露出了一副了然的神色,开始颇为萎缩的笑了起来。
  边上的焰灵姬见到嬴政这番表现,心中莫名的也是一阵泛酸。虽然焰灵姬平时总对嬴政有所抗拒,但是打心里最真是的感情里还是已经将嬴政当成了自己郎君,见到嬴政此时对别的女子这般客气,在边上就不是十分乐意了。脚跟轻挪,悄悄压在嬴政脚面上,说道:“武安君怜香惜玉,倒真是列国公子之典范啊!”说着就开始使劲。
  嬴政脚上吃痛,脸上神色立时一僵,便上牵过焰灵姬的手,轻轻拽了拽,求她脚下留情。韩非在一边见到嬴政吃了亏,也偷偷地掩嘴偷笑了起来。嬴政见到韩非那边表情,心中暗暗气道:你给我等着!而巧得很,就在此时红莲掐着腰说道:“你以为这么就算了?我告诉你,那天和你在抢了九哥的风头以后,九哥回去唉声叹气了好多天,一直就没陪我出来玩过。要想赔罪,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那不知道公主想要在下怎么想公主赔罪?”嬴政暂时先不跟韩非计较,转而跟红莲说道。
  红莲听到嬴政的话后,仰着头想道:“这得让我想想……嗯~~~!对了!你不是跟那个成天到处送礼的人走的很近吗?既然如此,你也送我点东西吧!”
  嬴政听后又问道:“那公主想要点什么?但凡在下力所能及,绝不回绝。”边上的人心说道:这天下哪还有你大秦武安君得不到的东西?真要是有,恐怕就得是天上地下从来未成出现过的东西了吧!但是转念又想:要是如此,倒是一个借机巴结上他的好机会!
  红莲又开始思量着自己想要点什么,自言自语的说:“得管你要点我没见过的东西……”红莲这么一说,周围的人忍不住心中暗暗说道:这就太强人所难了?韩国再小也是中原列国之中能独占一地、经营百年,想要找到一个让韩国备受宠爱的公主没见过的,可真的是难上加难。
  而让嬴政更为难的是,边上的焰灵姬又心里不舒服了!加上狠狠地后加上了几分力气,踩得嬴政脸上忍不住只轻微抽搐了起来。嬴政直接拉住焰灵姬,一边说着:“在下还有事,先行告辞!”一边就往急匆匆的快步往里面走了过去。
  嬴政脚上吃痛,咧着嘴小声对焰灵姬说道:“你干什么!这么多人在这,你……你总得让我跟人家一国公主有点礼貌上的表示吧!”嬴政知道焰灵姬是心里泛酸,才会当着这么多人面给自己下不来台,不但不怪罪她,反而心里还有些高兴。说来人这一物也是奇怪,越是对他予取予求的,他反而不在意,越是对他爱答不理甚至是恶语相向的,反而是觉得宝贝。
  焰灵姬也觉得自己刚才有些过激了,白了他一眼哼了一声,便不再理他。
  一行人继续在飞香坊里到处找位子,但是此时整个飞香坊里因为新请来的这些歌姬无女对新郑里这些整日无所事事的人实在是太过有吸引力,所以导致整个飞香坊里面此时已经是人山人海,就算是嬴政被周围的人再怎么奉承,也不能直接将别人的位子占了吧?那可这位大秦的武安君可就不是就不是中原霸主,而是恶霸了!
  就在一行人正发愁的时候,飞花坊门前突然人流中缓缓分开放出了一条道来。随后就之见一行四是宫中宫女优伶一般人仗着灯,分列两排屏退周边之人,清出了一条道来。在接着只见以为美艳妖娆的公装夫人,在数名宫人的陪侍下,缓缓走来。
  看那夫人如何美艳妖娆?正可谓是:眉似初春柳叶,常含着雨恨云愁。脸如三月桃花,暗藏着风情云意。纤腰袅娜,拘束着燕懒莺慵。擅口轻盈,勾引得蜂狂蝶乱。玉貌妖娆花解语,芳容窈窕玉生香。
  嬴政看着进门来的夫人微微痴了瞬间,心道:韩国既然还有如此绝色的美妇,怎么以前没听说过?
  焰灵姬在一边不悦的说道:“怎么?武安君若是喜欢,不妨管韩王要来,量那位猪一般的韩王也不敢违逆我们大秦的武安君。”
  嬴政一听焰灵姬的话,急忙冲着焰灵姬摆手说道:“你这是哪的话!我是真么样的人,咱么这点时间来,你不能是不知道啊!”
  焰灵姬一白眼说道:“我只知道,有位秦国贵胄离秦入韩,久居青楼。”
  嬴政一听焰灵姬这么说,心中更是叫苦连天,知道今天恐怕是要有的是苦头吃了,至于以后焰灵姬还会不会再提起来找他的麻烦,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而此时,尹威的管家在一边悄悄对嬴政说道:“此人就是韩王的宠姬。本姓胡,在宫中被封为美人。于是便被人称为胡美人。因为此人在韩王身边极为受宠,所以尹威大人一直都想走通这条路子,但是可惜的是,这位胡美人拘谨异常。很不好打发。好不容易尹威大人算是找到了关系准备送一些物件进宫讨好一下,却想不到正好被红莲公主撞见,一对价值连城的玉壁,就被听了响了。”
  嬴政听后小声念叨:“我知道了。到时候你跟你们家大人说,这位胡美人想要些什么都报告给我,我会帮他解决。到时候让他无论如何将这条路子给走通。”
  尹威的管家一听,先是一愣,然后急忙小声称谢。
  嬴政见到尹威管家的这幅样子,在联想到之前尹威对这件事情的惶恐,心中不由得想到:“这个尹威到底是要给这位胡美人送一些什么东西?既然会认得他们主仆两人如此惶恐不安!”于是尊重暗暗记下了此时,准备以后一查究竟。
  而就在此时,一阵香风轻飘飘的飘到了嬴政身前,一整一回头就见到,胡美人已经来到了自己身边不远的地方。嬴政急忙拱手微微行礼道:“见过夫人。”
  胡美人来到嬴政身边,上下反复打量了嬴政一圈,然后娇媚的一笑说道:“早就听说秦国新崛起了一位公子,指挥千军万马横扫山东六国联军,斩首百万,列国无不畏惧。出听人家这么说的时候,我还当是什么青面獠牙的妖怪呢。弄了半天,竟是一位风流英俊的公子。妾身这厢有礼了。”胡美人说着,微微欠身行礼。
  嬴政见到胡美人这番举动,急忙再次还礼。毕竟胡美人宫室内人,又是女流之辈,其他人包括韩王在内嬴政可以把他不当一回事,但是要是对胡美人这样的人言行举止之间太过失礼,难免就会落人话柄,所以嬴政不得不以礼相待。
  胡美人又说道:“武安君来到韩国也不跟人言语一声,搞得韩国上下也没个机会好生招待。武安君莫愿妾身多言,倘若武安君有些什么差池便显得是我韩国侍候不周了。这可如何是好!”
  嬴政被胡美人问的一愣,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说是:“夫人说的是。”
  而胡美人借此便说道:“明晚大王将在韩王宫中设宴招待,不知武安君可否赏光?”
  嬴政被胡美人这番借杆上爬搞得一点退路都没有了,只能说道:“到时必定前往,不叫韩王扫兴。”
  胡美人听后盈盈一笑,说道:“呵呵~~~!那妾身便先行谢过武安君了。”
  胡美人转而对嬴政身边的尹威管家说道:“尹管家,你们家尹威先生上次说好了的,羊脂琼勾玉,可是有几个月了。时至今日,怎么还没个音讯啊?”
  尹威的管家尹忠(还是给个名字吧,要不然太累了)一听胡美人这么说,身上冷汗立刻就下来了。要不是身为密探常常出入生死之间,还有几分定力,恐怕早就跪倒在嬴政面前了。
  而嬴政一听,也知道为什么,尹威遮主仆两人为何对当初之事如此小心生怕嬴政知道。羊脂琼勾玉本来产子西域昆仑山,是周王势大之时帅诸侯之兵西政戎狄以后寻得的玉矿,天下间仅此一家,独一无二。本来是周氏独享的美玉。后来秦国崛起,掐断了山东六国和西域之间的联系,加上多年来东征西讨,迫使各国上供割地。渐渐地从惠文王时期开始,秦国王室从此就独占了羊脂琼勾玉的使用权,一般的宫室之人都享受不到。而尹威既然能承诺跟胡美人找来羊脂琼勾玉,其中意义自是不必明说。
  嬴政在边上笑道:“原来是这样。尹威先生乃是我秦国的商人,初到贵国欲与宫室之内结交友好,怎可失信于人?”说着,就将自己身上的一块玉璧取下来,双手奉与胡美人,“在下出门时来的匆忙。也不知道夫人喜好美玉,未曾多带在身上。也不知道这件事物,能不能让夫人满意。”
  只见嬴政手上的那块玉璧虽然不大,却晶莹剔透,上下通体一色犹如外羊膏,表光滑细致如同流水拂过。
  胡美人见到嬴政递上来的美玉,为其所吸引一时间微微出神,随后急忙收回神来说道:“妾身失礼了。既然武安君如此大方,妾身也不做作了。先行谢过。”说着就收下了这方美玉。
  完后便行礼离开嬴政他们所在之处,往飞香坊内走去。才走出几步,突然间又转身说道:“不知道武安君是否已经预定了位次?”
  嬴政被问得一呆只是说道:“突发奇想,来的匆忙。未曾预订座位。”。
  胡美人借机会又说道:“既然如此,武安君何不与切身一起,入内观赏歌舞?妾身早就定好了几个位子,武安君若是不弃,到时可以分享几个位子。”
  嬴政此时心中大叫不好,但是毕竟“一路”上已经客客气气的说到这里了,现在在想拒绝也有些不合适。干脆就破罐子破摔,道了一声:“却之不恭。”便带人跟上了,胡美人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