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道曲 > 第十七节 万法同道

第十七节 万法同道

水镜之中,邙山之上,神秀大师座下弟子普寂站了出来,要领教平妖会诸人的手段。
  
  轩辕蔺和古飞都是好战分子,马上跳了出来,同声道:“我来!”轩辕蔺见古飞也跳了出来,扭过头瞪着他看。古飞心里发毛,乖乖的退了回去。
  
  轩辕蔺这才笑着对普寂道:“我来领教!”
  
  普寂双手合十,道:“请!”
  
  轩辕蔺毫不客气,招出大禹移山剑,向着普寂砍去,将要砍到普寂时,她忽然停住了手,转头问神秀道:“那个,如果我不小心把他杀了怎么办?”
  
  神秀大师微微一笑,道:“施主若是控制不住法力,便不要与人比试了,这里的花草山石都是镜中之影,施主不妨把神通用在它们身上。”
  
  古飞又跳了出来,哈哈笑道:“还是让我来把,我的泪残刀控制自如,一定伤不了他。”
  
  轩辕蔺把大禹移山剑换成了赭鞭,对古飞怒道:“想挨棍子就来,不想的话赶紧滚一边去。”
  
  看到了赭鞭,不但古飞,便是清风明月也往回缩了缩。大和尚普寂道:“阿弥陀佛!施主放心攻来,小僧还是有几分保命的本领。”
  
  轩辕蔺见大和尚这么嚣张,剑眉轻挑,举起赭鞭就扑上前去。一旁的毕乘风凑到了后准身边问道:“御剑术出自轩辕,帮主又是黄帝之女,为何帮主每次出战都不用御剑术?”
  
  这个问题其实也困扰过后准,后来他才发现,轩辕蔺不用御剑术的原因竟然是因为那样打仗没有手感,打得不痛快。现在毕乘风问起这事,后准却不知要不要把实情告诉他。
  
  轩辕蔺身法奇快,略一晃动就来到了普寂身边,她毫不顾忌形象,举起赭鞭当头砸下。
  
  普寂不躲不闪,口诵佛号,身上只发出金光,轩辕蔺见他没有躲闪,怕伤了他的性命,忙改变目标,砸向了肩膀。
  
  “咚!”赭鞭打在普寂身上如敲古钟,大和尚眉头一皱,冷汗就下来了。
  
  普寂身为神秀大师的大弟子,*体已有罗汉的修为,他仗着金身坚固,刀剑难伤,他才对赭鞭不躲不避,哪知赭鞭的攻击力虽然不强,但是毒性却很大,数不尽的毒素虽然破不开万法不侵的金刚身,但也让普寂酸疼难忍,冷汗直流。
  
  “阿弥陀佛!”普寂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喧唱佛号后,就动用了身识空,屏蔽了体感,疼痛的感觉这才消去。
  
  “看打!”轩辕蔺见普寂抗了一下好似无事,心中暗喜,放开手脚,乱打一通。
  
  普寂虽然动用了身识空,却也不敢让轩辕蔺再用赭鞭打在身上,他低声诵念楞伽经,身显不动明王法相,四面四臂,端坐石盘。右臂持利剑,钢杵。左臂持宝棒,索罗。四面皆怒目而视,身后有火焰流光。任凭轩辕蔺从哪处攻来,都被不动明王挡下。
  
  “终于碰到个对手!”轩辕蔺更加欣喜,把赭鞭交到左手,右手抓住大禹移山剑,往普寂攻来。
  
  普寂闭目不见,只管念经,不动明王法相四臂齐挥,与轩辕蔺战到了一起。轩辕蔺虽然师承轩辕三公,剑法却是轩辕氏内传,即便没有轩辕剑配合,但有大禹移山剑在手,威力丝毫不弱。只斗了数十个回合,不动明王法相渐渐不支,普寂也被汗水湿透,口中经文也开始出现断句,明显后继无力。
  
  “这就没有气力了?”轩辕蔺娇喝一声,剑鞭同下,把不动明王法相打散,就要往普寂头上敲去。
  
  普寂猛然睁开双眼,左手立掌,右手掐兰,口诵文殊般若经,身上紫金光芒闪烁,显出大智文殊师利菩萨法相。文殊菩萨法相右手持智慧剑,斩三千烦恼,左手持转经函,传万般妙法,坐在青狮之上,举剑架住大禹移山剑和赭鞭。
  
  轩辕蔺翻身后退,正要放出离火镇妖锁,就见普寂散了法身,口诵佛号,道:“阿弥陀佛,小僧技穷,敌不过施主,还请住手吧!”
  
  轩辕蔺意犹未尽,道:“还没打完怎么就认输?”
  
  普寂施了一礼,道:“小僧的文殊菩萨法相仅能存十个呼吸,施主已经赢了。”
  
  “可我还有好多手段没有使出来呢,大师还没看到呢!”
  
  神秀大师呵呵笑道:“施主的手段老衲已知晓!”
  
  轩辕蔺不解的问道:“怎会?我还要好多法宝没使出来呢?”
  
  神秀大师含笑道:“万法同道,诸力同源。知一法可知全法,通一力可通完力。”
  
  轩辕蔺听得脑袋有些大,不过看着老和尚不像是骗自己,虽然不甘心却也只能退了回去。
  
  古飞见轩辕蔺退了回来,立刻跳了出去,道:“还有我呢!”
  
  神秀大师另一弟子义福上前道:“阿弥陀佛,小僧义福前来领教施主高招。”
  
  古飞见义福长得清秀文弱,不似普寂般魁梧高大,于是摇头道:“你也太瘦弱了,不经打,换个块头大的来!”
  
  义福笑道:“小僧虽然瘦弱,却是众师兄弟中最善防守之人。”
  
  古飞来了兴趣,他还真想看看这个瘦弱的小和尚用什么防御?如果还是和普寂一样,召唤出佛陀法身,那可受不得他的泪残刀之利。“看好了,我这把刀可是‘泪残’,可比大禹移山剑锋利,你要是挡不了,还是赶紧换个人来。”
  
  “阿弥陀佛!施主尽力施为便是!”义福不动声色,站立不动。
  
  古飞把泪残刀分化为数柄,驱刀斩向义福。泪残刀遁速极快,非人眼可见,义福来不及起法,就被斩成了数断。古飞暗叫:“糟糕,这和尚口气挺大,结果连我试手的一招都接不下,竟然死在刀下,这,这可怎么办?”
  
  古飞正在紧张,忽然发现义福的身躯虽然被斩成了数断,却不倒不散,也没血液溅射,不由高兴的道:“原来只是个影子,他爷爷的鸡屁股,吓死我了。”
  
  古飞见那影子晃了几晃,又还原如初,变成真实的义福,不由奇道:“这是什么法术?好奇怪!”
  
  义福口念佛号,道:“此乃幻真术,小僧体悟镜花水月时修得!此术一旦使出,便不惧法宝神通,更不惧仙兵神器,可立于不败之地。”
  
  “这,这么厉害!”古飞有些不信,催泪残刀又攻了数招,直到把义福的幻影砍成了一团青雾,然后仔细的观察起来。
  
  那团青雾扭曲伸展,不多时,便还原成义福。见到义福毫发无伤,古飞挠了挠头,道:“这,这,我可没办法了!”
  
  轩辕蔺见义福如此神奇,手痒难耐,又跳了出来,道:“‘没出息’躲开,让我来!”说着,她放出了离火镇妖锁去锁拿义福,只是任她如何驱使,离火镇妖锁也一动不动,好似没有反应。
  
  “奇怪!难道坏掉了?”轩辕蔺这样想着,收起了离火镇妖锁,又祭出人皇印,砸向义福。金光闪耀,人皇印就砸在了义福身上,把他砸成了一团青雾,不多时,复又变做义福。
  
  “好厉害的法术!”轩辕蔺召出混元镜,照向义福。镜中所照,不过一团青雾,竟没有义福的身影。
  
  “好哇!你本体根本不在这里,难怪打不到你!”轩辕蔺恍然大悟。
  
  义福微微一笑,道:“贫僧就在这里,何谓本体不在?”
  
  “哼!有本事你也打我试试!这团青雾只是幻影,你根本也打不到我。”轩辕蔺很不服气。
  
  义福微微一笑,抬起左手,向轩辕蔺弹去。“就是此时!”轩辕蔺大喊一声,把离火弑神钉打出。轩辕蔺并不确定义福的真身是不是在这,她猜想义福之所以能躲过她和古飞的攻击,一定意义上,义福化作了“无”,但是要想打到自己,义福就必须化作“有”,那就一定会被自己打到。
  
  义福见到离火弑神钉,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再次化为一团青雾,这更加正是了轩辕蔺的猜想。
  
  “哼哼!”轩辕蔺得意的笑道:“我已经摸清了你的底细,等我想个法子,一定能打到你!”
  
  古飞在一旁看的似懂非懂,问后准道:“这个小和尚究竟用得什么法术?”
  
  后准道:“应该是空色一如神通!”
  
  “能说得直接点吗?”古飞耸了耸肩,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
  
  “现在的义福是真身,也是假像,是真是假不过在他一念之间。”
  
  古飞惊道:“还有这样的神通,我要学,我要学!”想让别人打不到,别人就打不到,想什么时候打人,就什么时候打人,这种神通,再配合自己的刀法,简直无敌了。
  
  后准道:“你还是先学怎么才能打到义福吧。”
  
  “究竟要怎样打到呢?”古飞和轩辕蔺两人同时升起了这个想法,正在这时,却听到神秀大师念道:“法无二成,人有愚钝。万法一如,同途同道。”